關於部落格
影養中年電影部落格
  • 87924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奔波在半路上的家庭

    把這兩部電影放在一起談,是因為兩者同是新類型「家庭公路電影」的獨立製片,而且目的地都是象徵陽光的美國加州。舉一段艾騰伊格言說過的一段話:「家庭基本上是無從選擇的,你不能選擇你的血統、你的家人,從這裡來看,家庭是不自由的。」(「末路狂媽」的片頭、片尾就用類似BBC「人體的奧秘」片段,來強調DNA對一個人的莫大影響。)只不過前者抵達加州,對美國主流文化價值豎起了中指,家庭成員藉此學會互相信任;而後者則在中途介入了另一個家庭,嘗試的是重構女性主體價值,家庭成員藉此成長蛻變

   
「小太陽的願望」被譽為「今年電影界最大的奇蹟」,異軍突起地奪下「美國獨立精神獎」最佳影片及「美國演員工會」最佳整體演出獎,日前更甫獲奧斯卡包括最佳影片在內的四項提名,羊男認為它很可能是奪下小金人的大黑馬。這部爲了尋找投資而折騰近五年的獨立製片,乍看劇本稍嫌平淡,缺少推動故事的戲劇效果,但就在影片末段的小選美舞臺上,猛然將影片所隱含的力量全部爆發出來。而「末路狂媽」裏的珍寧準備豐盛的晚宴來拆穿外遇老公的真面目,同樣是令人驚艷的出色電影橋段

難唸的家務經與失敗的群像

   
家庭與個人的關係盤根錯節、剪不斷理還亂。一個普通的美國家庭,長得矮胖還戴著大近視眼鏡的小女孩奧利,夢想自己參加選美比賽獲得冠軍;青春叛逆的哥哥德韋恩發誓自己要考上飛行員才肯開口說話;參加過越戰的爺爺爲老不尊、滿口髒話,而且還經常吸食毒品;事業低谷的父親四處向人推銷走向成功的九步法,自己卻已瀕臨破産;母親成天操勞家事,常為家計和小孩教養問題和丈夫爭吵,但仍必須去醫院將試圖割腕自殺的的同性戀弟弟接回家裡安頓

   
另一邊加拿大蒙特利爾的家庭也一樣失敗糟糕:戒不掉賭癮的單親媽媽蜜雪,把錢輸光後連夜跑路,原想投靠自己的媽媽,卻遭到其同居男友的性勒索,只好中途轉去拜訪老友兼「前」妯娌。從一場家庭宴會中我們也得知蜜雪身邊的人倫常關係都錯綜複雜,似乎合則來、不合則瀟灑的去。而珍寧那看似嚴謹的中產家庭,其實埋藏了更大的風暴,老公早已在城市的另一頭已另組家庭,外遇的對象似乎還被矇在鼓裡,不知枕邊人已婚的事實;瑪格利特才十四歲卻與表哥暗結朱胎,糟糕的媽媽蜜雪渾然不覺!

黑色幽默的公路電影

   
困境的家庭若被迫圍困一個屋簷下,那麼似乎只能選擇將矛盾在內部解決,註定走不出去,更可能將重蹈九零年代獨立電影的黑暗基調。於是開始有導演想到要大步走出去,或者說是集體逃亡。美國本土遼闊孕育出許多公路電影,其特徵是主人公在漫漫長路中自我尋找/自我逃避,旅程的本身就是目的。但過去公路電影大部分是「亡命天涯」的緊張刺激,如同知名的「末路狂花」一般;現在獨立電影則開始拿公路電影來包裹親情。但這不是傳統追尋夢想的旅程,反而每個人都在旅途中認清自己的夢想可能終將泡滅。

   
問題重重的一家人,在奧利有機會參加「陽光美眉」選美決賽之後,父親決意租車載著全家人前往。編導設置了兩個關鍵喜劇角色,一是爺爺、一是汽車。爺爺在車上不斷對孫子進行「性」說教,暴斃之後,屍體本身竟也成了笑料,更重要的是他教導孫女的「才藝秀」成了全劇最關鍵的一場戲。而老貨車沿途採取不合作態度,拋錨、掉門什麼都來,還需要全家在後面推動助跑!它雖困住了主角一家人,卻也象徵了他們的同舟共濟;它的橫衝直撞在爆笑之餘,也代表了面對社會帶給他們的巨大困境時,繼續往前衝刺的恣意。

   
蜜雪半路介入珍寧的家庭,兩個人教養觀念的反差對比橫生戲劇笑點,也讓觀眾能反思自己的家庭教育-身教永遠重於言教。當蜜雪賭癮又犯,砸了珍寧的生意,只得收拾行李再度上路,但剛越過加拿大邊境盤纏便已用盡,女兒瑪格麗特打電話求助爺爺,兩人被安頓在一個汽車貨櫃屋裡。北美獨立電影裏的黑色幽默,更多的是一種心酸的幽默,用來作爲那些邊緣的、社會底層人物的精神寄託。黑色喜劇與公路電影兩種電影元素的結合,似乎讓我們看到一種新的生機和活力。

「依附-破壞-重建」的家庭關係三部曲

  
母親是女孩第一個模仿的對象,母女間有強烈的生活與情感依附關係。母親在教育女兒時,常不自覺地在形塑一個理想的自己,當年自己學不會或沒機會的項目,更希望女兒得到,女兒也都期待被媽媽所認同。然而當女孩長大,發現社會機制的性別限制時,母親卻往往成為第一個反抗的對象。最明顯的是青春期的青少女,自己也不明白為何老有怒氣,又極力想證明自己長大成人,卻又厭煩母親的嘮叨、迂腐。相信有女兒的人看到瑪格麗特對著蜜雪許願說出:「我最希望的就是不要像妳!」、珍寧被女兒指控是「希特勒」時肯定心如刀割。當母女關係經過愛恨交織的破壞之後,透過傾聽與體諒才能重建、互相明白需要對方的支援與鼓勵。

   
反觀「小太陽的願望」裡開場的餐廳情節,十幾分鐘的一大場戲穿插著每位成員的介紹,也交代了彼此未說出口的心結,更讓觀眾感受到全家人對母親角色的依賴。但這對父母顯然值得議論:當著孩子的面爭執教育理念、母親菸不離手、父親用「九步成功心法」自我麻醉…當德維恩得知自己色盲無法當飛行員之後,他衝出車外將積聚在內心的陰霾化作最有力的聲音吶喊出來,他說他恨家裡的每一個人,但小妹奧莉芙輕輕地往他肩膀一靠,憤怒突然被化解了。

不說教,真實重現

   
「小太陽的願望」電影末段,當奧利芙一家人終於抵達目的地,看著衆多「小美女」選手早已有備而來,各個打扮得花枝招展,觀眾這時跟著即將開始的比賽緊張起來。當穿著樸素的奧利大跳爺爺所教導的豔舞時,場面可想而知。(羊男的七歲女兒在旁竟也摀住臉不敢看下去!)此時,家人也不顧主辦單位的惱怒,全都跳到了臺上與奧利弗共舞,不再在乎比賽的輸贏。電影其實試圖透過真實重現,讓大家重新去思考選美活動的意義,他們沒有大聲喝斥道德使命,也不想扮演中流砥柱的衛道人士,只是順水推舟地敘事下去,讓大家都覺得「真是夠了!」,自然就有了認知和選擇。

   
「末路狂媽」聚焦在兩個個性迥異、管教方式相差十萬八千里的媽媽,她們有自己的難題,和女兒的相處衝突更是層出不窮。導演創造了活生生的角色,她們的喜怒哀樂都非常真實而有力,導演也沒有妄下評論,觀眾看不到任何問題被輕率地解決,或是誰被徹底地改造。對於家庭、尤其是女性處境,犀利且細膩。而導演把人生無法回避的淩厲的感受活生生抛在你的面前,在搞笑之後,你會隱隱覺得…有點殘忍。

主流/邊緣 Winner/Loser


大前研一提出的「M型社會」說:不是主流,就會成為邊緣;沒有成功,就是失敗。美國是一個迷戀成功的國家,以成敗來論英雄的價值取向,滲透在美國社會的各個角落。想當選美冠軍的奧莉芙、想成爲飛行員的德韋恩、想推銷成功法的父親、想得到情人和獲得學術認可的弗蘭克,他們都希望成爲「Winner」。片中最有趣的台詞之一:「She Eats Icecream」箇中耐人尋味,如果成功是意味著對自己的違逆,那麽吃或不吃那些東西本身毫無意義,吃到甜美的冰淇淋才是生活的本身。

   
當兒童選美比賽也成了一種標桿時,那些濃妝豔抹參賽的小女孩,就如同工廠模子印出來的芭比,打扮入時的扭動腰肢動作,簡直令人不寒而慄。純真的奧莉芙原本像隻待宰的羔羊,等著被狠狠的嘲笑唾棄。但她的一席令人啼笑皆非的笨拙豔舞,立時拆穿了選美活動虛偽的真面目,她的真實讓主辦單位雞飛狗跳、大聲喝斥,令其他家長如坐針氈。同樣用成人眼光強制打造出來的小女孩,究竟分別何在呢?這個世界難道只聚焦成功者,把平凡的芸芸衆生都給透明化了!成功如何,失敗又如何?自殺的弗蘭克也領悟出:「你只須做了自己喜歡的事,未必需要他人的認同。只有不敢嘗試的人,才是失敗者。

   
「末路狂媽」的蜜雪是社會邊緣人,自立工作的珍寧在婚姻中也同樣失敗了;但電影中用豐富的細節堆砌與角色互動,賦予了戲劇充沛的張力,主流與邊緣原本同時存在,甚至只是一線之隔。編導精心編織了所有女性角色間綿密複雜的關係,有歡笑有淚水,卻不像過去姊妹手帕電影般釋放煽情,而在最後的親子和解與真相大白中,點出了無法選擇、難以逃避的親情困境。兩部電影角色的塑造成功在於片中角色都有血有肉,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夢想與挫折,既反映了不同世代的衝突與磨合,也折射出他們身處的環境、社會與階層的問題。

-陽光的結尾 家庭喜劇的必要

影片的名字裏雖然有「陽光」,但故事其實並不陽光,或許其中稱得上光明的也就是親情的溫暖。家庭中的每個成員身上都有說不盡的煩惱和壓力,卻都堅持了下來。最終夢想終歸落空,但結果卻是出人意料,顛覆了美國傳統家庭喜劇的團圓結局。千萬別把「小太陽的願望」當成一部勵志電影,影片並沒有給出「光明的答案」,它只是刻畫了一些和我們一樣的普通人,在經歷過所謂的失敗之後,如何重新看待自己的人生,跟主流的勝敗價值觀道了聲再見。太多的電影都在表彰成功,然而真實人生中成功者幾希?影片在一家人倉皇上路中戛然而止,這樣的結尾很好,沒有傳統影片的美好收尾,卻留下無盡的回味空間。(影片原來剪接的結局是一家人偷走選美后冠揚長而去,那樣感覺似乎會差了很多!)

  
「末路狂媽」的結尾安排,同樣沒有一廂情願的認為所有問題都能迎刃而解;蜜雪沒有戒賭、收入一樣不多,瑪格麗特更犯下當年母親犯過的錯。她們彼此還會繼續吵鬧、衝突,但家人永遠是分不開的,唯有親人會永遠的在你失意落魄的時候,還能夠彼此擁抱,共渡患難,人生中沒有永遠的勝利,只要有家人當後盾,就算失敗也很美麗。

廿一世紀的獨立精神

    跟獨立電影劃等號的詞不外是「小成本」、「藝術電影」等,這樣的電影一度因為過度強調創作性,主題偏離常人體驗而讓觀眾望之卻步。觀眾對於游離於主流電影之外的獨立製作,其實渴望的只是能夠看到不一樣的風景,享受自由,能夠獨立思考,那才是電影的真正魅力。廿一世紀的美國獨立電影既不是純粹的類型電影,也不同於歐洲的作者電影,而是選擇直接反映當下人的生存問題,成為了一種新時代的獨立精神。可說是成功結合了美國電影工業的先天優勢與獨立製片的靈活創意,把老生常談的疏離、挫折、愛與夢想,表達得不落俗套。

   
獨立電影聰明轉進了,在保持自由精神內涵的同時,學習向主流靠攏。許多充滿了靈機且易懂的劇本傾巢而出,故事中人物形象個性鮮明,表面不溫不火,骨子裏卻依舊充滿叛逆精神。如之前的「尋找心方向」Sideways)、「親情無價」(The Whale and the Squid)等,莫不是繞了一個小彎,以極其簡單的故事打動人心,結果叫好又叫座,甚至橫掃影展獎座。指著鼻子罵人通常是無法改變現狀,繞個小彎卻反而讓文化議題有了更寬廣的討論空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