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影養中年電影部落格
  • 8825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為了存在的氣息

    印象中讀《香水》小說至少是十年前的往事,當時多少是因為自己經營的小書店裡實在太多人購買這本書了,身為老闆,覺得自己有責任了解消費意向,隨手拿起來啃完,並非對徐四金有所偏愛(村上春樹也是那時沾染的嗜好),當初能吸收、感觸的,坦白說實在有限,只覺得作者寫了一個「奇譚」罷了,雖然主角經歷的確不同於常人,但徐四金的描述手法略嫌平鋪直敘,這種故事應該很難拍成電影吧!十年後得見改拍電影後真是豁然開朗,我覺得湯姆提克威是成功的,自己也很珍惜這次的觀影心得,感覺自己像是失去嗅覺記憶多年,忘了嗅聞身邊事物的味道,甚至回味起當年看完「布拉格的春天」的那種悸動。

    前陣子,老婆突發奇想的買了一瓶香水送我,說道:「快四十的男人,身上多少有點體味,羊男先生應該要開始學習灑點香水!」過幾天,竟看到「香水」搬上大銀幕的新聞,心中開始自忖哪時可以上電影院(只希望別是另一部「達文西密碼」!)。當「香水」開始放映,老婆便問:「老公什麼時候陪我去看『香水』?」可愛的女兒打趣的說:「看『香水』,爸爸會有興趣嗎?香水是女生的東西呀!」

    曾聽聞有人想研發「氣味電影」,當銀幕上出現麵包或花朵時,可以向觀眾同步釋出味道,來添增觀影樂趣,例如環球影城還真的認真在研發。(胡思亂想:如果規定觀賞本片觀眾均需噴灑香水入場,不知道會怎樣?!)如今,這部全球熱銷的「氣味」小說《香水》搬上銀幕,斥資逾二十億台幣製作,加上由「蘿拉快跑」名導湯姆提克威細緻經營,能否成功經營香氣飄逸的感覺,自是令人拭目以待。

    一部文學名著改編的電影,或許無法完整傳達小說的整體況味,但若能掌握其中精髓,也就能讓觀眾在兩小時的影片中體會書中要旨。個人認為「香水」算是做到了。即便電影無法完全表現小說內容,但電影的畫面讓人輕鬆理解小說裡的一些細微情節的表現,例如香水的製造過程。劇中美術設計也頗見用心,逼真又擬古,即便是臨時演員的化妝,每個都講究到底,就連蛀牙也沒放過,讓人如歷其境。尤其開頭漁市場骯髒溼臭,千萬條活魚傾倒而下,就好似魚腥腐臭跳出銀幕向人撲鼻而來,令人作嘔,堪稱本片最「驚悚」的橋段,比起後面的「謀殺」情節,令人震撼許多。(也讓我稍微降低前往巴黎旅遊的慾望!)

    故事內容相信許多人耳熟能詳,建議先看過原著小說再來進入影像世界,會有更深的體會。許多風聞本片的友人,看到影片的副標題,先入為主的都以為是部驚悚片,確實,它講述的是一個關於謀殺了二十六個年輕女子的兇手──「葛奴乙」一生的故事(電影中改為十三個,無關宏旨)。謀殺的動機,全是源自於他迷戀上她們的味道。對葛奴乙來說,每一次的謀殺都是一場戀愛,只是他愛的不是人,而是她們身體散發出來的香味,謀殺是為了永遠保存他所愛的那種沒有感覺、沒有生命的「香味」。

    葛奴乙是出生在污穢魚市的棄嬰,原本該像魚市裡的垃圾一樣被處理。天賦異稟的他擁有過人的靈敏嗅覺,他似乎與生俱來帶著莫名的詛咒:收留並利用他的人都會遭逢意外而死。葛奴乙憑著嗅覺來學習事物,低調的以純動物的方式存活著,無情無慾。直到他發現少女的絕美氣息後,他才明白了自身的使命。為了追尋他喜愛的香味,葛奴乙失手卻不帶任何愧疚地殺了第一名少女。

    憑藉能精確掌控各種香精比例的特質,他追隨一名過氣的香水師,學習萃取香精的方法。可是,葛奴乙並不滿意這些香水,他認為世間上最好的香水是少女天然的體香,可惜他不知該如何保留人體香味,只得憑藉著不捨不棄地追尋與試驗各種保存香味的方法,最後,他以百種配方換得香水師的推薦,前往香水之都——格拉斯。

    離開巴黎後,他往山區前進,經過多日的漫遊,找到一個嗅聞不到人味的地方,清新的氣味讓他感到自由。他以為這樣的生活會一直持續,直到某天,他竟然發現聞不到自己的體味——他是一個沒有味道的人!這個發現嚇壞了他,等於否定了他的存在,於是他決定前往格拉斯製造屬於自己的完美香水。(電影中關於此段只用了幾個畫面簡單帶過,沒看過原著的人可能就會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算是小小的缺點!)

    葛奴乙來到了格拉斯後,連續謀殺了十二名美女,引起全城恐慌。貴族千金珞兒是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處女,其父為了保護她,用盡一切方法,結果還是難逃劫數,但是葛奴乙卻也因此被捕。在行刑的前一刻,他取出了煉製好的「處女香水」,在空氣中輕輕揮灑。他以香水征服了所有的人,聞到的人全部陷入瘋狂,連受害家屬也不例外,群眾更是忘我的進行「集體性交」!

    儘管已握有遠比權勢、金錢,甚至死亡都還要強大的力量,葛奴乙心底的遺憾──無法保有與這些美麗氣味初次邂逅的失落感──始終揮之不去。對於葛奴乙來說,就算淬煉出舉世無匹的香水又如何?剩下來的還是孤單,陪伴他的也只有孤單,所有的追尋到頭來都是一場夢,毫無意義與價值!葛奴乙帶著足以奴役全世界的香水回到出生地,把整瓶香水淋在自己身上,貧民聞香一擁而上,將他吃下肚,結束了葛奴乙傳奇的一生。群眾呢?快樂之後都選擇了遺忘,葛奴乙則復歸塵土,沒有人記得。

    嗅覺是人類所有知覺中記憶力最持久的,很多人會記著父母的味道,也有女人只消嗅聞男人的指甲縫,就可辨識男友是否變心。然而「氣味」是個何其抽象的名詞,看不到也摸不到,卻因嗅覺與記憶中樞關係密切,容易雜揉情感,連帶勾起強有力的映象和愛慾。或許味道才是支配人內在心性的主宰,而非視覺或圖像,會成為情人,更可能是因為「氣味相投」「嗅覺」是一種獸性的原始本能,如同千里之外就能嗅聞血腥的狼。我想,人的內心都有一匹獸性之狼,是許多感官的慾望與本能,葛奴乙製造的香水,釋放了這個慾望。聞香而不知其味,人生之美就錯失大半,「香水」所挑戰的就是人類已經麻痺的感官。

   
從東方到西方,人類用香傳達對親人、神靈的追思。香氣能改變情感距離,早有歷史可循。古老人類在宗教儀式中燃燒具有香味的植物及精油,讓人心情愉悅。羅馬帝國史中將香水視同如飲食般的生活必需品,香水更是扮演著催情的角色,像埃及豔后就喜歡以多種不同的香水/香油來沐浴,讓全身散發出迷人香味。十六到十八世紀時的巴黎,香水被視為社交禮儀上不可或缺的重要用品。只要有特殊的新香味問世,總會引起消費者爭相搶購。香水是反映個人地位、形象與生活方式的辨別符碼。

    對於葛奴乙這個人物的性格分析,有段文字寫的精彩:「…人究竟是以什麼樣的方法來確認自己的存在?笛卡兒說『我思故我在』,而葛奴乙很顯然地是以嗅覺上的味道作為物體存在的依據,那沒有味道的自己是否存在?當他發現自己沒有味道的時候,那種震驚應該是相當大的,因為沒有味道的自己的存在等於否定了自己所一直認為的世界,也難怪他想要製造出自己的氣味來證明自己的存在。」

    葛奴乙未受人性洗禮,沒有道德包袱,他沒有殺人的犯意,只是順從本能,就像口渴了要喝水般的單純。女人像花,香味是花朵的靈魂,而在葛奴乙的認知裡,女人的體香一如人體軀殼中的靈魂。死掉的美女軀殼,就像玫瑰花萃取完精油的花瓣殘屑,毫無價值。在片中,死亡成了過程,如同花開花謝的必然,旁觀的你也不會放太多悲憫的情緒在其中。這部電影的魔力就在於讓觀影者陷溺其中、無法自拔,以致於漸漸忘記了血腥的謀殺事件,甚至感到喜歡上那種香糜的氣息。「香水」所意涵的,正是罪惡與美麗的完美結合,「對比」正是藝術欣賞的重要媒介。

    「人可以在偉大之前、恐懼之前、在美之前閉上眼睛,可以不傾聽美妙的旋律或誘騙的言詞,卻不能逃避味道……」葛奴乙能夠分析、甚至操弄氣味,等同具有操弄人心的器械。許多英美評論家因此認為,主角葛奴乙的塑造,根本是希特勒的翻版,作者似乎也沒有否認這個說法。如同那場影史必將記載的群體交歡場面,全體著魔高喊、頌揚著葛奴乙,那不跟納粹希特勒或台海兩岸無意識的集體歇斯底里去歌頌「偉大領袖」的現象一樣荒繆與不可思議嗎?!人類引以為傲的理智和文明是否終究不敵生物本能這一幕對本片相當重要,缺少了這一幕,就表達不出香水的威力!

    終極的香水不是單純的芬芳香味,而是被認同的的慾望,那是一種被錯置的主體,乍看是追尋,其實是失去,越往人群裡去,越顯內心的孤獨,人最終不過是自身慾望的奴隸。人生之中,我們尋找的又是什麼樣的香水呢?所以說,「香水」其實是一個關於偏執完美的省思、是成人童話的範本。人越缺少的東西,慾望就會極力驅使去掌控。當一個人不珍惜現有,就會產生一種狂妄且危險的偏執。我們其實不需要追求完美,也不用去定義它。當一個人擁有了某種別人所不及的能力時,有時是美好的,但有時卻也是邪惡的。終極的一體兩面(美或醜、香或臭、失去或擁有),身為萬物之靈的你我該如何選擇?

    最後自是要讚賞一下本片的演員及音樂。一個具有純真兼神祕特質的英國演員——班維蕭(Ben Whishaw)演活了葛奴乙,他兼有純真與神祕的氣質,年輕卻世故。男主角利用多變的眼神、面部肌肉的抽動,把葛奴乙這一難以理解的氣味天才的內心給活靈活現地發揮出來,詮釋的微妙且傳神。達斯汀霍夫曼與艾倫瑞克曼所飾演的香水商與富豪這兩個角色,人物性格的稜角被磨平些許,但老戲精的雄厚演技,將戲劇感烘托得興味十足,具有加分的效果。再有,配樂占了非常重要的地位,對於劇情的烘托與掌握恰如其分,意外的活絡了我對香氣的想像。

    此外,羊男必須盛讚「香水」的美術設計,觀賞以中古歐洲為背景的電影,必須研究劇情與時代的考究翔實與否,本片在這方面成功地讓我們重回蒙昧晦暗的社會,更勝於《玫瑰的故事》所改編的電影「薔薇的記號」。具體呈現了十八世紀巴黎的都市景觀,對於上/下流社會的細節描寫,讓我們充分體會當時人的心智狀況,他們使用的器具及生活的方式,簡直可以拿來當作歷史教材。(當然這些都是五千萬歐元堆積出來的豐碩成果!)

    看完「香水」後,當然你不會去殺害美女,但是你會期待聞到如極樂天堂的香味;就算不愛香水的人,也會開始去聞聞花香、嗅嗅髮香——「香水」本在人間,只是我們都麻木了。電影當然拍不出香味,但是人生的香味卻可以自己去創造,人的想像力更無遠佛屆、無所不能。相信每一個人面對「香水」的感受並不相同,但應該有一共通點,就是大夥進行了一場集體恢復嗅覺的絕妙訓練,慢慢找回一種曾經失去的本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