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影養中年電影部落格
  • 8825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給他一個爸

    我看這部小成本的英國倫理片在台灣上映的機會微乎其微,花點篇幅來說故事。影片以小男孩法蘭基講述自己和單親媽媽莉茲、重煙癮的祖母又搬家了開始展開。小男孩看著父親給他的大白鯊郵票,他知道大白鯊很兇狠,但是爸爸的船更大。法蘭基是個聾啞兒童,生性善良乖巧,他在學校很快結識了好朋友,隔桌的瑞奇和同班小女孩海娜。母親照例去郵局信箱拿取法蘭基寫給父親的信函,然後提筆以父親口吻回信給兒子。

    謊言中的「阿卡拉」號竟然要靠岸了,於是瑞奇要和法蘭基打賭,賭他的父親會不會來探望他,抱著希望的法蘭基將打賭的事情寫信告訴爸爸。海娜鼓動法蘭基打開母親的衣櫃尋找關於父親的證據,返家撞見的莉茲大發雷霆,冷靜下來的她決定去海員酒吧希望能找到一個人暫時冒充一天法蘭基的爸爸。

    莉茲被酒吧店員誤認爲賣春女子,受委屈的她在海邊啜泣整晚,幸運地遇見古道熱腸的瑪麗,當莉茲向瑪麗說明事件真相後,瑪麗熱心協助莉茲找到了一位人選,對方正好也是一個海員。雙方講好條件:不談過去與將來,只做一天的爸爸。莉茲將所有法蘭基的信件交給了陌生男人,以便他對法蘭基進行瞭解。陌生男人似乎有所心思,不知是被信件感動還是擔心扮演不好角色。

    父子兩人經歷了短暫的陌生感後很快便適應了,法蘭基和父親愉快地玩樂整天,並參加足球比賽時出奇地出色,就在約定的一天時間結束時,陌生男人卻主動向莉茲提出能多一天的時間陪伴法蘭基。莉茲處於種種顧慮下對男人怒吼:「是誰讓你有權利在這裡出現?」陌生男人回答:「正是妳!」幾經爭取和法蘭基無聲的堅持下,莉茲只好同意了。

    第二天,「一家三口」愉快地度過了短暫充實的一天,當陌生男人和莉茲告別時,他接受了孩子送的親手雕刻的小海馬,並和莉茲吻別,然後消失在法蘭基依戀的眼神中。莉茲看到尋人啓示,方知法蘭基生父病入膏肓,而他渴望在臨終前能再見兒子一面。儘管躺在病床上,他依然沒有改變其狂躁性格,更喚起了莉茲他親手將法蘭基耳朵毆打失聰的痛苦回憶。不久,法蘭基生父的訃聞刊登出來,母子兩人呆坐床上,其實莉茲心裏掉下大石,心想再也不用編造謊言。

    莉茲在和瑪麗聊天時問起陌生男人,才得知陌生男人原來是瑪麗親兄弟。莉茲若有所思地再次跑到郵局取信,心想這該是法蘭基寫給父親的最後一封信。才發現原來法蘭基早知陌生男人並非自己親生父親,他的署名也改成了「你的朋友法蘭基」。

    「親愛的法蘭基」(Dear Frankie) 以一個單親家庭的故事作為藍本,以往這類電影題材的角色離不開一個單親(父或母)、和親生的兒女,故事往往側重單親家庭所面對的生活壓力以及小兒女對完美家庭的憧憬與期盼。這是三個女人合作的作品,女製片人是催生人,導演Shona Auerbach (兼任攝影)的第一部長篇電影(六年商業製作經驗,僅拍過一部得獎短片「Seven」),編劇Andrea Gibb作品也是有限,加上幾位英國二線演員,卻創造出一部IMDB觀眾投票高達8.4的高分評價片。

    綜觀全片,編導在倫理片的基本元素上對一些細節進行調整,運用家庭成員的對調和變動,來跳脫慣性單親家庭故事的發展,營造出笑中有淚的故事氛圍。整個影片的拍攝手法及場景營造非常平實,可圈可點,使觀衆很容易融入劇情,並感動於親子真情中。當然,英國式的溫馨催淚彈自然需要純正的本國配料,不論演員、音樂及影片場景氛圍都能恰如其分的烘托出來。

    導演在許多細節的處理令人難以置信這是一部處女作,諸如:母親躺在法蘭基身旁,孩子伸手撫摸母親手上的結婚戒指;莉茲緊張地進入酒吧時,陌生男子的異樣眼神捕捉;與陌生人在飯店初次會面,將脫下的外套放在腿上來顯示莉茲的防衛心與不安全感,這些都突顯了女性的細心特質,而因為這部片與「父親」角色關係密切,也意外地讓男性迴響很大。片尾莉茲與法蘭基並肩坐在碼頭凝視遠方的構圖有一絲安哲羅普洛斯的味道,導演表示那是受到她日常收藏的油畫「格拉斯哥女孩」的視覺風格影響。而在色彩運用上,導演也刻意地避免使用白色跟藍色,讓影片去脫哀傷跟憂鬱感,而在一些襯托物上利用深紅色來創造溫暖感(圖釘/毛衣/口紅/指甲油/圍巾)(蘇格蘭的冬天是非常寒冷的)。

    而在選角上,片中的法蘭基是一個堅強、聰明與獨立的小孩,因此如何避免將法蘭基演成一個受害者的角色非常重要,而小演員Jack McElhone不但演活了原先設定的特質,甚至精明到讓人忘了法蘭基的失聰。Emily Mortimer扮演母親莉茲一角是透過經紀公司介紹,之前演過烈火亞當(Young Adam)、扭轉未來(The Kid)等片,她也將莉茲的誠實、承受一切與總攬家務演繹的很好,尤其欣賞她在片尾看兒子的信件得知事情真相時的臉部表情。至於陌生人Gerard Butler氣質出眾,充滿智慧,一看就可以讓人感受到這是個「經歷太多、缺乏主動」的人,同樣的在莉茲告訴他法蘭基耳聾的真相時,那種悲傷中難掩同情和愛的眼神竟然可以表現的那麼好。

    爲孩子營造一個關於失去父愛的謊言,讓孩子遠離苦惱能有一個快樂的童年,這樣的母愛力量是驚人且不惜成本的,但身爲單親媽媽的莉茲又將如何填補自己的感情空白呢?影片花絮中提到最初編劇其實只是構思了十五分鐘的短片劇本,但在導演和製片人的遊說下繼續「發揚光大」,三人都表示對曾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捷克電影遊子(Kolya,港譯:給我一個爸)感動唏噓不已,於是拍部以兒童爲中心的影片乃成爲了三人不可推卸的使命。

    本片的題材同樣不新鮮,無非就是日常單親家庭多少都會面臨的麻煩與困惑,但將生活中俯首皆可拾的丁點事物發展成溫馨動人的故事恰是此類型影片成功的關鍵。這世間唯一不能安排與控制的就是『母愛本能』,縱然母親欺騙兒子不是,但這一切出發於「無條件的愛」,頗能激起觀者的情緒共鳴。

    影片並沒有在開頭就告訴觀眾:法蘭基與母親為何不斷搬家?真正的爸爸是做什麽的?爲什麽離開他們?留下的幾個懸疑牽引了觀眾,並隨著劇情發展逐步揭曉,編劇的安排適當且巧妙。但劇情的節奏和緩、平淡內斂,人物的情感是由內而外,既不誇張也不煽情,讓觀衆能感受到法蘭基母子的情深。只有魚缸中色彩鮮豔,或許導演想表現法蘭基內心的豐富色彩。物關係從開始的尷尬、不知所措,逐漸到動心而親近,有人覺得些許沈悶,但這似乎是現實生活中本來就存在的尷尬和生硬。現世的童話本來就應該用簡單的語言和平凡的臉。

    看似法蘭基活在謊言的保護中,但母親莉茲指出﹕因為法蘭基越寫越認真,為了聆聽法蘭基的「心底話」,母親也需要活在謊話中。母親的隱瞞,是想保護法蘭基,而法蘭基同樣地在保護媽媽。他認真寫信,除了為自己,就是想為父母建立橋樑,讓他們有所聯繫。母親對陌生人說:「我是個每天對兒子說謊的媽媽!」,假爸爸說:「不,你是每天保護兒子的媽媽。」一個沒有名字的陌生人卻甘心爲著一對母子作配角。影片的結尾也充滿了讓觀眾發揮想像力的空間,生父已往生,母子二人還要相依爲命生活下去,而那位陌生人也有了線索。

    願生活也如電影, 每一個善意謊言之後都有個還算完美的結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