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男部落
關於部落格
影養中年電影部落格
  • 8762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覺醒在徹底的絕望之後

眾所週知的新聞,巴西拿下了2014年世界盃足球賽和2016年奧運會的主辦權,在舉國歡慶之余,對於巴西治安問題的質疑聲音不斷。於是巴西政府對毒販和黑幫採取了鐵腕措施,大規模出動軍隊圍剿,火爆場面猶勝電影。一時之間全球媒體廣為關注並盛讚不已。但是就在政府剿匪行動如火如荼之際,導演荷西•帕迪拉推出了《精銳部隊2》,重重給巴西政府的剿匪行動一記耳光,在官方的高調宣傳掃毒行動的背後,《精銳部隊2》要傳達的才是普通老百姓的真實心聲!
   
拉美諸國在擺脫殖民統治後,多半陷入彼此征戰和內戰的泥沼當中,在所謂經濟起飛年代的背面,是被大幅削減的工資和壓縮的社福,貧困者在高通膨下墬入社會底層,巨大城市被撕裂對半,一半富足繁華,另一半是電影裡我們看過的《上帝之城》。一座城市的天堂與地獄之間,不到十分鐘的車程。泰半國家在我們腦海中的印象都是不識字的窮人、毒品槍支氾濫、政府貪污腐敗,但這麼一個不在我們一生旅遊版圖中、只能靠足球掙回點顏面的國家,卻能拍出這麼一部我們拍不出來、揭露自身問題的好電影?難道我們的腐敗比拉美諸國更深?
 
事件演變的起因在於一場監獄暴動,BOPE奉命前往「斬首行動」,沒想到半路殺出程咬金,毒梟指名在大學教書的人權份子弗加多前往談判,囧的是此人偏偏還是接手納西門托隊長老婆跟孩子的現任老公!就在弗加多力勸毒梟放下武器同時,馬蒂亞斯迅雷不及掩耳地槍斃了毒梟頭目,此一事件引發里約社會左右兩派的廣泛爭論,納西門托中校因此榮升為安全局的副局長,擁有了更大的權力;而馬蒂亞斯被政客當作代罪羔羊,踢出了精銳部隊。弗加多則參加了選舉,當選了州議員。納西門托將滿腔憤懣轉化到工作上,擴編強化了BOPE的武力,還通過一次次鐵腕行動強力打擊毒販勢力。
但是當毒梟被打趴了後,靠著黑吃黑的條子頓失收入!《精銳部隊2》要說的就是在「後毒品時代」,以羅卡等人為首的腐敗警察勢力全面接管貧民窟,要接第四台、要上網、接水接電接瓦斯,全部繳錢過來!只要稍有反抗,員警可以隨意將其射殺,只要事後給死者扣上毒販大帽。他們和政客勾結、強拉選票,和媒體勾結、肆意擴張地盤,原本代表正義要維護治安的員警成了最大的黑社會。以前條子要跟毒販分贓,有時還要動刀動槍,現在亮亮警棍就能挨家挨戶刮錢!系統進化了,但貧富差距依舊,貧民窟人民的生活並沒有什麼根本的改變,以前受迫害還能報警,現在反倒無處伸冤!
 
那西門托陷入了一個悖論當中,也是續集最主要的宏旨:精銳部隊打擊毒梟,毒梟沒了,腐敗員警進駐了,於是窮人遭受了比毒梟更殘酷的壓迫。問題出在哪裡?毒販無惡不作,但他們出身多是被剝削無助的下層貧民;一般員警想單靠薪水過活,可能無法養活一家人,於是他們想盡方法貪汙;而那些家境富裕的左派學生,一方面要幫助窮人,卻又沈淪在毒品中。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狼狽只能為奸,道德不過是一塊遮羞布!一個我們自己建立的「系統」,反過來壓迫啃噬了自我。你以為鐵血打黑,以暴治暴就能解決社會問題,卻沒有想到社會本身才是問題所在。社會的根本是家庭單位,人民所信仰的救星那西門托個人的命運又如何?他家庭離異,兒子懼怕他的暴力,貧民窟中的大人甚至以他的名字來嚇唬啼哭的孩子,連他最信任的馬蒂亞斯也視他為背叛者。
 
犯罪為什麼總是發生在窮人當中?好問題。不是窮人天生有犯罪基因,而是權貴們犯罪總是掩蓋的很好。電影開始時花了一些篇幅講述左傾自由派「空洞的博愛」、「高調且不切實際的理想」。弗加多一出場多少有點讓人厭煩,他主張人權、維護獄中毒販,抨擊BOPE暴力解決方式,令人覺得為虎作倀,他甚至在納西門托兒子面前暗示他老子是個殺人狂。在那西門托眼裏,這樣的書生和理論是一種制度的內耗、效率的敵人。但隨著劇情的發展,兩人的命運卻逐漸重疊,對付窮人的惡犬與空談誤國的書生竟然站在了同一個天枰之上,好不諷刺。這些「博愛」的理論其實並不白癡,它代表的是道德的勇氣,甚至成為片中最後予人的唯一希望。
   
  有兩個細節在這裡補充一下。一是首集當中,某位孩子被毒販處死的母親找上納西門托,稱他為「博士」!這說明納西門托並非一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殺戮機器,而是受過教育的高等知識份子;還有就是弗拉加被點名去監獄和毒販頭子談判,兩人很明顯在之前就已經認識。也就是說,弗拉加並非僅僅是個站在課室裡笑嘻怒罵社會現實的空談家。
 
 在廣大貧民眼中,員警是比毒販更加兇惡的土匪,所謂的國家政策,只是為了保護高高在上的富人、政客和企業家,窮苦的貧民只能鋌而走險找尋生機。即便象徵正義的納西門托與弗拉加最後獲得了勝利,扳倒了一群腐敗的政客,但還是會有新的政客上臺,周而復始。只要制度不變,貧民的生活就不會有改變。或許有人會說,這樣的電影太過黑暗與尖銳,看了讓人欲振乏力,充滿無力感。然而我想說,敢於直面自己的錯誤,就是走向改變的第一步。影片的最後,導演荷西用一個航拍鏡頭橫掠過國會大廈,直奔象徵著自由和民主的巴西國旗,畫外之音最終拷問了一個問題:「到底是誰扶持了這一切,這個系統比我想像的要龐大許多…而改變,需要很長時間…」
 
  看完本片當真感觸良多,導演用鏡頭傳達給我們的東西太多了,讓我們看到了恐懼、失控與無奈,喚醒了平民百姓血液中暗藏的黑暗記憶。讓我們不得不去探求腐敗的源頭,衝突的起因是否真是飢貧起盜心?要是沒有英雄,誰來清除社會毒瘤呢?但是,即使沒有貧窮,也會有毒品;沒有暴力,也會有仇恨;有了法律,權力也一樣會膨脹;換成你我,也可能經不住貪腐的誘惑,往同一條不歸錯路走去。所以重點在信念,我們自己仍然相信並且還更更努力去達成的事情。就像納西門托選擇作為證人站到弗加多那一方,終將利刃刺向腐敗的肌體。儘管腐敗依然強大,儘管我們手上只有選票,起碼還有最後奮力一搏的機會!現實主義者只能改變自己,唯有理想主義者能創造和改變世界!
 
       沒有一個一勞永逸的完美制度,永遠不會異化,不會腐墮,只要是人為的組織體系,就一定有它的缺陷。當一個國家從頭爛到底的時候,再多的英雄也沒有用。龐大的國家機器有著強大的自我修復能力,無論你對這條利益鏈的任何一層發動進攻,都不足以摧毀它,它的內部牽扯了太多的權錢糾葛,要想扳倒它,非一人之力、一日之功所能及。所幸還是有人起來反抗,唯一的不足,他們是少數。不過,存在就能有希望,徹底的絕望之後才有重生的可能,人民不要期待英雄,改變要靠人民的自我覺醒!這部電影,踩過了昆汀塔倫提諾的頭頂,它的野心不只殺死希特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