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男部落
關於部落格
影養中年電影部落格
  • 8762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舊影補文1-荷爾蒙與腎上線素

七零年代以來,好萊塢戰爭片一向有著反戰、厭戰的傳統:從《越戰獵鹿人》、《現代啓示錄》到《前進高棉》。這些影片無一例外地擺脫聚焦戰事,而將目光放在戰爭中的『人』,著力刻畫戰爭對人性的扭曲及創傷。近年的趨勢則是增加了紀錄片式的真實風格:從《搶救雷恩大兵》的三十分鐘諾曼地搶灘戲,到《黑鷹計畫》都沒有過多強調大戰爭畫面,而是截取戰場上的片段戰役,或者說現場。而《危機倒數》更像是一段段戰爭紀錄片的串接,甚至沒有用到任何藝術手法,一切表現就是按照現實的路數對細節逼真的還原,有一種虛構作品沒有的現場感,可以不需要緊張配樂就足以震撼人心。導演運用了大量的短鏡頭來模擬拆彈隊員的目光游移,雖然迅速轉移的焦距有點讓人頭暈,但卻確實地突顯了角色的內心戲。影片沒有對戰爭做出反恐道德判斷,也沒有站在反方立場來鄉愿看待或說教眼前的戰爭!
 
那麼碧格羅要表達的是什麼呢?《危機倒數》探索的正是美國人的心理狀況,侵門踏戶的美軍似乎不曾也無意瞭解他的敵人,『伊拉克人』只是想像的敵人投射,一旦覺醒才發現自己的無知。就像不斷移焦的鏡頭和剪輯暗示了角色人物心理的失衡,他們的注意力被迫不停地轉移、不連續,有點像人吸毒後的反應,這正是一個人在紛亂墮落環境中逐漸喪失自我意識的過程。如同電影開端的字幕所揭示──『War is a drug』──戰爭是一種毒癮,人性會被戰爭摧殘,士兵最後會被迫選擇沈迷其中,這才是萬惡之源。
 
本片的故事性不強,劇情沒有太多的高潮起伏,是容易招致批評之處,電影寫實的用鏡頭跟隨這群軍人執行任務與轉場,但是卻能做到對劇中幾位主角人物性格的成功刻劃。當中尤以男主角詹姆斯的描繪最為突出,出場第一幕戲就已經成功展現他膽大狂傲的性格。他藝高人膽大,沈迷於拆彈過程的強烈快感,卻屢屢任意妄為,多次險些令同僚陷於危難。他可以爲了一雙無關緊要的手套重新回到危機現場,可以面對汽車炸彈草率地脫掉防護服、扔掉耳機,一意孤行地去小巷內尋找坦克炸彈的幕後黑手。每當詹姆斯完成任務回到「悍馬」抽煙時,表情就像剛做完愛,疲倦卻滿足。片中有位長官來對詹姆斯致意時問他總共拆過多少炸彈,他不假思索地回答:「873個」──因為他把拆下來的引信全都收集在床下。詹姆斯不是個人英雄,而是戰爭催化後的異形。
 
詹姆斯的隊友西蒙和歐文,不如他英勇,也不似他富有人道精神,他們每天巴望著役期的結束,但是對於退役生活仍然抱有希望。歐文常常與心理醫師打交道,對死亡充滿恐懼,貌似有嚴重的心理問題,對比詹姆斯面對死亡表現的麻木,那個才是最難根治的絕症?黑人士兵西蒙有著傳統價值,他只想安穩地組建自己的家庭,單純的願望卻難以實現。他嚴守紀律、恪盡職守,但在詹姆斯拾遺爆炸物旁邊的手套時,認真地與歐文討論是否趁機把詹姆斯炸死。那一刻,我們很難判斷他是否真心作此打算,彼時的他處於一種瘋狂的臨界點。這兩個人所表現的其實都是一個正常的人應該有的情緒和行爲,作者沒有把這些人物變成簡單的臉譜,是一般戰爭片中不容易做到的高明的事。
 
在美軍營區外販賣盜版DVD的伊拉克男孩貝克漢,因為會講幾句英語,被詹姆斯當成消遣時光的談天、踢球對象。但詹姆斯莫名由來的關心,其實禁不起檢驗,「貝克漢」只是一個被刻意放大的救贖符號:當男孩被誤認是人肉炸彈時,一向冷靜的詹姆斯竟激動過頭,義憤填膺地想要揪出事件的幕後黑手。血衝腦門地像是無頭蒼蠅,硬捉著DVD商人逼供。當他衝入民宅,被教授夫人趕出門後,快步逃竄巴格達街頭時,那是一個完全陌生、他不曾理解的國度。最後貝克漢並沒有死,兩人在營區相逢時,詹姆士竟不再理他了。或許是自尊心受創了,或許是自覺人類情感過了頭,那一夜的血氣方剛,竟然成了神經病般的笑話一則!
 
拆除炸彈的現場杯弓蛇影,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是疑懼對象,在語言不通、文化隔閡的美軍眼裡,伊拉克人長得都一模一樣,因此當計程車司機硬闖禁區時被槍逼退,他到底在想什麼?美軍不知道,觀眾亦不知道?碧格羅雖然選擇站在美軍這邊來進行論述,看似偏頗,卻相當程度反映了我們對於沙漠戰爭的理解之淺薄,大多數人都只能人云亦云。就像最後一次的人肉炸彈,到底是求助還是誘敵,也一直都讓觀衆的心懸在半空,同樣沒有解答。影片還創造性的運用了不少特殊而有衝擊力的鏡頭,印象最深刻如影片的25分鐘處,詹姆斯將埋藏在地下的炸彈拉扯出地面,六顆炸彈圍繞在主人公周圍時,鏡頭改用俯瞰角度向下的全/遠景拍攝,人物一下子渺小起來,給人非常震撼的鏡頭效果,顯示出導演運鏡的不凡功力。 
影片的最終,B連終於撤出戰區,詹姆斯回到家鄉與妻兒團聚。公認的拆彈天才此時成了生活白癡,他無法融入妻兒平靜的生活,來到超級市場,面對滿坑滿谷的喜瑞爾一臉茫然。這場戲簡單而有力,詹姆斯可以在危機四伏的戰場上英勇拆彈,卻無法在超市選擇食物;他可以在異國爲一個毫無關係的賣碟男童奮不顧身,卻不能留在自己孩子身邊陪伴。單調的生活對他而言就像一塊腥臭的濕尿布那樣令人厭惡。他開始和妻子講說戰場上多麽需要這樣一個拆彈專家,此時他老婆面無表情地削著手裡紅蘿蔔皮,然後遞給詹姆斯,輕描淡寫地說著:「把它切一切!」當場描繪出兩人間最遙遠的距離。這是女性導演特有的書寫細節威力!最後詹姆斯重返戰場,時間重來,再次開始倒數,無盡地延宕…
 
    詹姆斯原本是個有血有肉的人,是美國政府把他變成了一個戰爭機器。他忍受不了庸碌的和平生活,是因爲他走不出戰爭的陰影,必須生活在戰爭狀態中,就像《現代啓示錄》的科茨上校,不可避免地陷入瘋狂,可能只有死亡才能讓他從戰爭中得以解脫。如果要說本片的缺點,我覺得電影僅從美國人的視角去審視伊戰,突顯伊拉克恐怖分子的不合理暴行,卻忘記美國政府假正義與愛國之名,行略奪壟斷他國資源之實,其實才是最大的恐怖分子。就好像片中醫生被炸死的那一段所表現,醫生友好地向阿拉伯人say Hello,結果卻被炸得粉身碎骨。其實當他開口說英語的那一刹那,雙方已注定是敵人了。美國人自認為的正義並非普世價值,普世價值應該是一種個體生命高於一切,要尊重他人的權利。這部電影中我們看到了一個人如何沈溺於「戰爭」這種毒品,乃至於失去妻兒,失去正常生活,失去對生命的珍惜,最後失去人性。就像真實戰爭中,本來就沒有人是英雄,有的只是疲憊的軀體和無奈的心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