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影養中年電影部落格
  • 893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天堂的頌歌

本屆(2005)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五部入圍片裡,竟然就有兩部以唱詩班為背景,除了大名鼎鼎代表法國的「放牛班的春天」外,代表瑞典參賽的「其實在天堂」(As It Is In Heaven)就顯得知者寥寥。有影評人說道,超高人氣的「放牛班的春天」最後未能摘得奧斯卡桂冠,最大可能就是受到「其實在天堂」題材過於接近的影響。而比較電影工業興盛的法國式行銷包裝,還有易於獲得共鳴的孩童參與演出,「放牛班的春天」口碑超過「其實在天堂」是可以被理解的。  

 「放牛班的春天」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春風化雨」這類影片,片中唱詩班帶領人身兼傳道授業解惑的「老師」身分,這樣「純潔」的文藝片賞片起來舒礦宜人,但缺乏那種深入人心的震撼力。(不過其音樂有反覆欣賞的價值)「其實在天堂」講的是一位世界知名的指揮家生病返鄉,角色的設定是比較吸引人而富有彈性的,他的命運也非全片核心,其舞台及論述議題相對廣泛,有點像拉斯逢提爾的「狗鎮」(Dogville,台譯「厄夜變奏曲」),藉由一個封閉的小鎮來隱喻整個社會現象及問題,可以激發出觀者勇敢表達內心情感跟自主選擇生活方式,看完片子會想去找朋友來分享內心觸動的情感,然後去貼近塵世間那些奔波勞苦卻從未放棄夢想的芸芸眾生。  

與一般的北歐電影相比,本片完全脫離刻板的「寒冷」印象,甚至異常溫馨,對人性充滿了積極正面的肯定。處理手法大體得宜,劇情發展也符合人性。導演凱·波拉克據聞是大學數學教授,一生只有零星導過四、五部電影,在此方面成就並不高,離他上次執導演筒也已經十八年。波拉克平日熱心社會事務且活力充沛,這部片可說是他個人人生觀及多年來所見所聞的全面展現。家暴女配角嘉里雅(Gabriella)的演出令人驚艷,第二次演電影卻能在許多老演員環伺中脫穎而出,其歌聲更是繞樑三日令人難忘(不知是否本人演唱?)。  

衝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我收集到「祖國版」DVD來欣賞,美國及歐洲大國都尚未出版此片,但很不幸最後三分鐘片子卡住,沒看到結局。不幸中的大幸是一位「碟友」恰巧到瑞典自助旅行,因為看到本片是當地DVD銷售排行榜冠軍,就順手帶回台灣,讓身處地球另一隅的我了了心願雖然結局唯美而殘酷)。只是關於這部片子的介紹,不要說是中文,就連英文也少得可憐,令人難以忘懷原聲帶至今也找不到,以下僅就劇情部份加以分析。  

  在失去的地方站起來   

指揮家丹尼爾有著揮之不去的童年夢靨,幼年喪父讓他成為童黨欺負的對象,與母親死別更像是生命的戲弄,讓他因為害怕失去而怯於付出感情。聲名大噪後卻再次遭到命運捉弄,因為心臟疾病讓他必須退下舞台,他下意識地選擇回到童年故鄉。大人世界當然不似孩童世界的美好,一切既殘酷又真實。丹尼爾並沒有自殘式地挖掘童年經驗,反而因為成名後馬不停蹄的演出,讓故鄉成為他回歸平靜的唯一選擇,童黨暴力還有學琴夢靨雖然難忘,卻也逐漸遙遠模糊了。被純粹平靜的唱詩班歌聲感動,自願負責領唱工作,意外地重拾童年夢想,創造了敞開人類心靈的音樂。阿恩(Arne)幫唱詩班報名前往奧地利比賽,丹尼爾害怕重返過去的壓力與忙碌,但沉澱的心情與儲存的能量讓他鼓起勇氣,比賽前夕騎著腳踏車探詢著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角落,找到了失去的東西。

 封閉社群的衝突與焦慮  

北國偏遠小鎮雖然一望無際,社群關係卻是封閉的,如同牧師史提(Stig)所說:「這裡的人有一定的規則要遵守。」小鎮裡沒有秘密跟新鮮事物,莉娜(Lena)一眼看出「陌生人」丹尼爾;兩人初吻時汽車倏地經過,莉娜說著:「這下大家都知道了。」莉娜初出場的眼淚或因情殤前段感情,但更代表著年輕熱情生命的無處發洩,隨後拘謹的希文(Siv)更因忌妒而當眾攻擊她的私生活;家暴的混亂與恐懼,猶如白天的秩序會在夜晚的黑暗中無聲流失,充滿鬼魅般竄流入人心,讓人如夢靨般焦慮,大家都知道考尼(Conny)嘉里雅施暴卻無計可施;大剌剌的阿恩醉心美國文化,老是肆無忌憚地批評他人,胖子霍佛萊德告訴他:「在被你譏笑為香腸男孩的學校日子如同地獄一般!」儘管幾乎每一個怯懦者都懂得應當依靠自己的力量去生存的道理,但他們仍然怯於行動,「外人」丹尼爾的到來吹皺了一池春水。當英格(Inger)露出以往少見的喜悅時,牧師史提開始缺乏安全感,緊張小鎮裡的特別權力關係會因此崩解。

教會權威、禁慾教條與無政府狀態  

英格與牧師丈夫的一場關於教會權威與禁慾教條的激辯無疑是戲中高潮。無趣的小鎮其實淳樸而熱情,音樂的感染力會幫助人們從教條及傳統中解放出來。當唱詩班釋放出同儕壓力後成功演練並慶功徹夜同樂,牧師忍不住宣判太太英格「有罪」,英格因此將積壓多年在心理的話一股腦蹦出:「罪過只存在於你的腦中,一切都只是你自己的想像」、「是教堂發明了罪過,一手展示罪過,然後用另隻手來贖罪只是為了控制人心,掌握權力!」詫異而盛怒的牧師提高分貝拒絕承認自己不夠謙虛,妻子只好打開書櫃底層的閣樓雜誌撮破教條表象,奉行禁慾的牧師可以義正辭嚴拒絕妻子的求愛,卻抵擋不住閣樓女郎的吊帶褲襪。教條忽視了即便連智障者陶樂都有情慾存在的人性事實。無形教條在小鎮裡似乎壓過有形法律,甚至禁棝人心,最後丹尼爾被童年惡友毆打重傷時,三位教友不是先報警而是帶回家,宛如小鎮是無政府的狀態。

沒有全能的聖人  

上帝創造人類時就是不完整的。世界級音樂大師來到小鎮宛如天降聖人,自願擔任唱詩班教唱時還是謙虛地打了長途電話求教他人,他的應對進退害羞而顯得難以接近。而在音樂領域無可匹敵的丹尼爾在初春道路上練騎腳踏車時,莉娜反過來擔任了指導者角色。當丹尼爾的教唱不斷被干擾怒氣難擋時,莉娜適時的一句:「咖啡也很重要」提醒了他音樂業餘愛好者的核心價值是生活本身

每人都有自己獨特的音調  

丹尼爾的教唱音樂課程是編導藉由音樂闡述主題的重要片段,演員們的演出更是生動自然。音樂家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音調,要慢慢發音,發自內心,才會有協調感。」「要專心才能不受干擾,手牽手可以發現核心」老人、女孩、被施暴者、智障者交織成聖潔的歌聲飄渺而來,仿若純白花朵盛開在天堂,然後我們就會發現,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不再遙遠,原來當下即天堂。 本片將許多平常到令人麻木的生活細節集合,借用了音樂力量來剝除虛假表象,激發出駐留人們內心的赤子之情。好的勵志片就該如此,不是去刻意提升某種情操,而是幫助人們找回失落的東西,隨著時間的推移,你才會知道什麽是真正可貴的事物。

嘉里雅之歌(主題歌節錄)     

 

這是我選擇的路,我的信任是無法形容的;    

 

我已經看到了曙光,那從未到過的天堂。    

 

我想知道我活著,像我渴望的一樣活著,我想知道我很好。    

 

我從未迷失自己,我只是讓他安眠,    

 

也許我不再有選擇,只剩下活著的願望,我要的是作為自己的幸福。

 我在這裡,我的生命是我自己的,  我想天堂就在不遠處,我會在那裡找到。    

本片推薦指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