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影養中年電影部落格
  • 8825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人偶、妄想、戀物與純愛─2008金馬之3《充氣娃娃之戀》(Lars and the Real Girl)

這是一部另類的心靈之旅,觀影的過程中,編導不斷地挑戰著你,若你能接受這狀似荒謬的劇情,那麼給你的啟發不少;反之,如果你覺得片中人物的煞有其事怪誕不實,那麼這會是一部美國獨立幻想芭樂片。《充氣娃娃之戀》的編劇在訪問中提到,她寫此劇本最大的假設是:「如果一個精神官能幻想症的病人,週遭的人都接受並幫助他,那麼結果會有何不同?」怎麼看都像在搞笑特別題材,編導卻從頭到尾不斷摻入真實、溫馨的人情世故,配上悅耳的音樂,當電影結束、片尾曲響起的時候,竟然讓一開始覺得荒謬的我覺得甜蜜而溫暖!
 
       拉斯(Ryan Gosling飾演)母親因難產過世,父親因此變得極為孤僻,哥哥葛斯離家而去,留下拉斯與父親相依為命。長大後拉斯極端內向,心地善良卻不善社交,不習慣熱情的邀約與擁抱,肌膚碰觸就有灼熱感覺,甚至無法與他人正常溝通(卻可以正常工作?)。直到某日他開心地跟兄嫂介紹:他在網路認識一個女孩,來自巴西,雙腳殘廢坐輪椅。沒想到弟弟帶來的卻是一個充氣娃娃──碧安卡。大嫂為了哄拉斯看醫生,謊稱碧安卡舟車勞頓該去檢查。葛斯自責自己不關心弟弟,大嫂站在心理醫生的同側,配合拉斯繼續「想像」下去。
 
       拉斯把碧安卡當成女朋友,帶著她到處遊走,介紹給其他人認識,向她傾吐內心話,「上帝創造她,是為了幫助別人」。兄嫂非常擔心拉斯,找來鎮上長者商量,多數人搖頭不解,但一位婆婆指出,不是有人幫狗穿衣服、捐錢給UFO協會、還有人戀物偷竊成癖?結果小鎮居民決定接納這樣的拉斯,她們幫忙安排碧安卡到醫院當義工,邀請她出席各種場合,甚至幫她找到服飾店的兼差。碧安卡行程滿檔到需要製作「行程表」,拉斯跟碧安卡開始爭吵(Orz!)。他跟嫂子抱怨沒有人在乎他,嫂子凱倫終於忍不住大聲反駁,喝斥拉斯注意大家為他的付出!
 
       對拉斯向有好感的瑪戈跟男友分了手,熊娃娃又被的男同事「吊死」,拉斯適時伸出援手,幫熊娃娃進行「人工呼吸」。瑪戈邀請拉斯打保齡球,拉斯終於踏出了第一步,開始感受到成為群體一份子的快樂。拉斯請瑪戈別誤會,因為自己不可能會背叛碧安卡,但事情似乎開始有了變化…他決定讓碧安卡離去。
 
        撰寫這個古怪又搞笑劇本的是電視影集「六呎風雲」的編劇Nancy Oliver,她在上網瀏覽時無意逛到一間生產充氣娃娃的網頁,好奇著世上有多少人找不到理想的另一半,要靠娃娃來解決問題?這群人又是怎樣的人?因此造就出這個劇本。為了寫實,劇場還特地找了一個小鎮,小鎮的居民因為將要蓋築機場而搬走,然而機場計劃有變,小鎮就成了無人鎮,這齣戲再次改變了小鎮。
 
       充氣娃娃,通常是宅男拿來解放生理需求的工具,誰能想到也能解放心靈?拉斯的作為通常會被人視為疾病,避而遠之或嗤之以鼻。奇怪的是,小時候我們不是都曾對自己的玩具說話,演起戲來也不怕別人看;曾幾何時,我們便不再做這種事?我們是哪一天長大的?是不是淚眼汪汪地對父母哭訴:「世界上根本沒有聖誕老人!」的那一天?片中首先接納充氣娃娃的,正是孩子們,因為他們眼中只看到和藹的大哥哥,而不是一個怪胎。小朋友看到拉斯的「心地」,大人看到的是「行為」。拉斯遠離人群太久,不習慣表達自己,他需要練習來幫助他重新開拓人際關係。所以與其說拉斯付予碧安卡生命,不如說碧安卡帶拉斯重回人群。
 
        拉斯選擇與充氣娃娃共同生活,也不特別。不是有新聞報導過一位日本宅男娶了充氣娃娃為妻,還擁有三個娃娃女兒,每日辛勤地替她們更衣換裝。人都需要紓發自己的情緒,只是宣洩方式不同。特殊的情況在於,拉斯的想像融入群體生活,影響周遭。哥哥起初在意周遭眼光,甚至感到羞愧,嫂嫂配合演出,也是情勢使然。全鎮居民都陪著拉斯一起裝傻,把碧安卡當成真人對待,這只是編劇的一種「特殊設想」。「把假人當真人」製造了連串笑料,但在笑話背後,卻讓人順勢感受到人物隱藏的壓力和創傷,宛如一同陪著拉斯到小鎮泡心靈療傷的湯,然後旁敲側擊幫助拉斯釋放情緒,過程不慍不火。小鎮的居民中沒有英雄也沒有酷角色,都是鄉下平凡至極的居民,也許多少有人在背後指指點點,卻大多伸出溫暖援手,她們真實且讓人感到鄰親,溫情的包容洽到好處,加上編劇心思細膩,一些小細節和小動作在在凸顯了這些配角們的性格。
 
        而從男孩到男人,距離到底有多遠,誰也說不清處。某些宗教或習俗有所謂的「成人禮」,然而儀式結束後,男孩就變成男人了嗎?拉斯詢問哥哥怎麼樣才稱的上一個男人。哥哥想了一下,先說:「其實男人是男子漢和小男孩的結合體,也許你還懷著一顆童心,但當你決定要堅持做正確的事時你就長大了…就算受傷也在所不惜。」然後補充再說:「好比你不再以愚弄別人為樂,你不會背叛自己的女人,你承擔起照顧家庭的責任,勇於承認自己的錯誤,或努力去這麼做…聽起來好像很簡單,但其實會很難。」這段對話真的饒富寓意,何況是出於一女子之手。
 
        拉斯何時能痊癒?醫生說:「等到他不需要她的時候自然就會痊癒。」拉斯口頭上選擇要娶碧安卡,然而心裡卻清楚他要成為「男人」,男人必須負起自己的責任,於是他決定讓碧安卡離去。當拉斯抱著碧安卡告別時,我們可以感受到他內心的不捨與痛苦,看到拉斯呵護、愛惜碧安卡的過程,女人們應該會希望有一個這樣溫柔的男友。碧安卡的葬禮,正是拉斯的成人禮。情趣娃娃有尊嚴的過世了。她的出現引導了男主角離開自我囚禁之塔,讓溝通不良的兄弟能有交談的管道,更使得社區鄰人的友愛得到性善的發揮。碧安卡成了「聖女」,生命終盡時有神父主持的莊重告別式,她美麗如花。但熱情溫柔的大嫂,還有善良純真的瑪戈,更是活脫如天使般的可愛人物。
 
 
  這部可說完全仰賴「寓意」的電影,沒有特效和高低起伏,步調卻能維持平穩。編劇從心靈層面去探索問題,不走好萊塢電影常用的譏諷和吼叫,用眾人的善意、耐心與溫情,幫一個困頓而遲疑的心靈找到了一條意想不到的出路。雖然這種事不太可能在現實裡發生,但造就希望與人生轉折的,往往也就是這種力量。一個人不可能完全屬於另一個人,有爭執、不安全的感情才是真實的。我告訴九歲小女兒說:「有一個星光大道很會唱歌的姊姊自殺了,因為男朋友騙了她!」女兒回答:「臺灣有那麼多男生,為什麼不找別人,臺灣找不到也可以嫁外國人啊!」天真,真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