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影養中年電影部落格
  • 900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生活是吞噬我們的鯨魚,只能僵持纏鬥下去

    影片開頭的一幕戲,家人正在打網球,伯納德情緒性的扣殺還有投入競賽的熱情讓妻子難以招架,最後不歡而散,潛藏的婚姻危機似乎近在咫尺。他是一名大學教授,早年蜚聲文壇,長子視他為偶像,只不過風光不再。妻子瓊受到丈夫影響而意外成為作家,兩人主從關係互換,她不必再仰仗丈夫的名聲,但仍需花費精力擔負家事。巨大的落差讓伯納德滿腹牢騷,經常諷刺周圍的一切,並不時向兒子們灌輸這些思想。

    某次伯納德和瓊大吵的隔晚,全家人相聚不再是為了討論文學,而是宣告父母協議分居,爲了不分開兩兄弟,夫妻倆協議共同監護,伯納德搬離原有住處。父母以為一切都準備好了,說詞妥當,卻忘了安排孩子們最重視的貓!而兄弟倆無法適應單親生活,都出現了偏差行為:正值青春期的法蘭克愛黏媽媽,沒人關心時躲在家裏喝悶酒、污言穢語再加上自慰塗污;高中生華特愛聽平克.弗洛伊德,拷貝父親的文學話語,更以此泡到馬子,但明顯地憤世妒俗過了頭,當他發現母親同網球教練艾文有曖昧關係時,嚴詞指責母親的自私自利。另一個麻煩是伯納德的開放女學生莉莉,半自動地跑來家中當同居室友,當華特對莉莉暗生情愫,而對女友發出近乎羞辱的詞語,卻發現父親同莉莉在房間裡調情…

    伯納德由於離婚大戰加上出版夭折而心力焦悴,當街跌倒急救送醫。那個有形的父親跌倒動作也是父親形象在華特心目中無形的跌倒,那個盲目崇拜的偶像至此完全覺醒,華特從父親陰影中徹底走出,完成了青春期重要的蛻變,這個變化和他的「失貞」環節是同樣的重要。影片結尾是華特從父親的病房狂奔到自然博物館,再次正視那個童年以來的恐懼夢:一隻烏賊正用它的八爪緊緊纏住巨大的鯨魚,彼此僵持在一起。它們的外形相差甚大,兩者卻都充滿惶恐,強烈地烘托了影片主題。結局讓人錯愕(因為有種乾淨俐落、一刀兩斷的明快),一如生活的劇變,總教人驚慌失措。烏賊與鯨魚的對峙隱射現代家庭無處不在的衝突與僵持,表面上風平浪靜的家,卻暗藏著實力相當的對峙搏鬥。而華特衝去看烏賊與鯨,代表他終於能正視問題、面對自己。

    這部貌不驚人的「親情難捨」大膽直言劇本言簡意賅,它所涵蓋的對現實生活的困惑、迷茫和反思,幾乎讓人拍案叫絕。(台灣譯名誤導觀眾以為是一齣俗爛的家庭團圓劇!)執導本片導演諾亞.鮑姆巴赫年僅36歲,但10年前就已涉足影壇,「海海人生」(The Life Aquatic with Steve Zissou)是他首次正式擔綱編劇的作品。他的父母都是知名的小說家和影評人,本片正是他半自傳式的電影,片中的華特正是導演的化身,現實中父母的離異一直是他腦海揮之不去的陰影。目前如果正陷入家庭紛擾、坐困愁城的人,這部影片也許是個警醒,也許是帖良方,是一部禁得起反覆細品和剖析的精品。

    影片中那個美國80年代典型的知識份子家庭,談話中總有卡夫卡,也穿插著FxxK Up。這樣的家庭有很多細節類似,比如茶几上的「紐約客」、西裝袖背上的麂皮補丁、電影院裏的大衛林區(若非「藍絲絨」一幕的出現,我們很難發現這是廿年前的故事)。父親妄自尊大,母親一心持家,兩個正值青春期的兒子對懵懂的性總是坐立難安、魂不守舍。家庭破裂後兩個兒子的生活都受到莫大影響,從此逐漸剝離出對生活的無助與生命的絕望。

    本片根據編導本人的童年回憶所改編,也因此各個角色有血有肉,看來非常動人。劇本提供影迷從不同角度找到各自的表述空間與著力點,來展開解讀或論述。短短八十分鐘的影片,四名主角說完了該說的話,做了該發生的事,每個人背後都有自以為是的合理動機支持自身的行為。也誠如飾演母親的蘿拉的感想:「在故事結構中,沒有人全然有罪,也沒有人完全無辜。處於不同的生活位階,出於自我保護的本能,每個人都會做出不同程度的回應,這本是社會縮影。」我們現在來回顧一下四個主要角色:

 1)父親伯納德
典型自負的知識份子,高傲孤立,全然的自我爲中心。雖然善妒,卻容忍了妻子的外遇,最後引爆的卻是因為妻子寫書沒有依照他的要求修改結局而以離婚收場。這樣的倔強固執,小則害人害家,大可禍國殃民,女性觀眾應該很容易去討厭這樣的角色。但從另一角度來看,他與兒子們的話題是可討論、對談的,甚至親密而大膽(你可以像小兒子一樣不去鳥他),客觀上是位開明的父親;他的作品開始曲高和寡、不再受歡迎,變的是社會還是他本人?而美國離婚法律對於女方的保護,伯納德似乎也不是那麼在意-自負的代價竟是讓他一無所有!

 2)母親瓊
可能因為是男人編導的戲,對於母親的著墨並不夠多。瓊的出軌在先,隱喻著他對配偶早就心生不滿、失去興(性)趣,不過為著孩子,依然守候著這個家。然而挽救徒勞,困鬥才是永遠的束縛。困鬥最終因為母親事業的成功而給了勇氣放棄家庭,表徵了現代女性家庭與事業難兩全的困境。瓊在挑選新的伴侶時,也典型與原伴侶賭氣,挑了一個他最看不起的文學門外漢。當丈夫躺在擔架卻還說妻子是「婊子」,表面上逞口舌之強,但事實上卻代表著兩人年輕時對文學的那種共同默契。劇中的夫妻關係耐人尋味,兩位文學博士學問雖高,感情處理卻拙劣幼稚,甚至粗鄙,為了掩飾脆弱的自尊而自擡姿態,在互相傷害的過程中尋求解脫。男女一旦情愛不再,刻薄的言語便傾巢而出,尤其是知識份子。而家庭鬥爭不可避免將孩子捲入,兩人對於下一代所遭遇的成長問題更是莫衷一是。

 3)長子華特
這是一個活靈活現的角色。雖然他抄襲且誇談自大,看似聰明入世,卻無感於自己道德觀念上的缺陷,他用尖銳的話語傷害母親與女友,但卻能讓觀眾感受到深刻敏感的靈魂內在。彷彿他被青春整個禁錮,講不出自己內心真正的感受,只好借用
Pink Floyd的歌詞:「Hey,you-你有聽到我說的嗎?Hey,you-你知道該怎麼辦嗎…」這正是他想講的話,才會說他並不是抄襲?那樣的成長歷程,是多麼的似曾相識。印象深刻的還有那段與女友分手的戲,當女友反唇相激:「我爸說你握手沒力,做事鐵定優柔寡斷;我媽說你父母的關係,會造成你對感情的障礙!」可是之前兩人相安無事時,對方父母卻稱讚他聰明又幽默!

 4)次子法蘭克
個性反骨,父親的智慧講壇是難以接近的說教,父親的關心更是霸道缺乏尊重,這提醒了人們「因材施教」的重要性。法蘭克的成長路程孤僻而偏激,應該是這個家庭的最大的受害者。他對著鏡子裏像父親般狂罵髒話;在被家人遺忘時猛喝悶酒;將精液塗抹在女同學的櫃子上,但他是全家中最能說出自己想法的人,他不像哥哥的缺乏主見,也不像媽媽逃避責任,他選擇主動出走或作出選擇,也試圖理解別人的選擇,比如他贊成媽媽和網球教練交往。

    我覺得Noah Baumbach不只劇本寫的好,戲也導的好,誠如首場打網球的戲,大多都運鏡乾淨、不拖泥帶水,救貓那場戲更是流暢,短短幾個cut帶出了千言萬語。身為製片的鬼才導演West Anderson,也以其著名的幽默風格影響著全片風格,讓我們不難從這部電影中聞到類似「天才一族」(The Royal Tenenbaums、「都是愛情惹的禍」(Rushmore)的敍事氣息。

    溫情無過,但淚水不能太廉價。我喜歡這樣的電影,讓你能夠對於發生的事情和自身的存在開始思考:成功的意義/家庭的價值/夫妻的相處/兒女的教養勇敢面對就已經成功一半。多半觀眾對於影片嘎然而止小有微詞,但人生不就這樣,除非死亡,否則爭鬥永遠沒有止期,也難有出口,但你可以放心自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