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影養中年電影部落格
  • 87924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側寫新加坡電影現況

        邱金海可以算是新加坡的電影先驅,今年才42歲,他的老爸邱德拔曾被美國富比士雜誌評爲新加坡首富,可是邱金海選擇電影而非繼承老爸的生意。對坎城影展而言,走小衆藝術路線的Eric Khoo並不是個陌生人,此前他共有三部作品來過坎城,上一部長片《伴我心》(Be with Me,又名《情欲飛揚》)2005年導演雙周單元開幕片,同時還入選了法國《電影手冊》的年度十大佳片第八名。

        邱金海廿五歲開始拍短片,1994年的短片《痛》(Pain)遭禁演,1995年他廿九歲時首次執導長片《薄面佬》(Mee Pok Man),以市場賣麵線小販和妓女一場奇異感人的悲戀愛情故事爲主線,探討社會低下階層人物的生活面向,獲得不少好評,並在全球參加超過30個影展。Mee Pok就是福建話中麵線的意思,也讓人們首次在電影中看到以原汁原味的Singlish來演繹新加坡人喜怒哀樂的真實面。《面薄佬》更激發梁智強寫了《錢不夠用》,掀起一小波本地電影的熱潮。

        1997年,邱金海的第二部電影《十二樓》(Shier lou , aka 12 Storeys)更上一層樓,成爲首部獲選參加坎城影展的新加坡電影,於「一種觀點」單元 (Un Certain Regard)中放映。該片使用寫實手法,以新加坡組屋爲背景,講述三個中下階層人物的故事。此後,邱金海放下導演筒跑去當監製,監製了幾部在新加坡賣座的電影,有《梁婆婆重出江湖》(1999)、足球喜劇《一腳踢》(2001)到去年金馬獎有介紹的歌台文化《881》(2007)等。邱金海說當監製感覺像站在高空看事物,看得比較全面,導演則在地上埋頭當下工作。他也提拔後進,鼓勵年輕短片導演如陳子謙去拍長片,並爲他監製了《十五》(2003)。該片大膽描寫新加坡的邊緣少年,成爲首部參賽威尼斯影展的新加坡電影。陳子謙的新作《4:30》《881》也是都由邱金海監製與出品。

        2005年,邱金海重執導演筒拍攝了《伴我心》,爲他的電影事業再創高峰。他說自《十二樓》後一直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創作題材,直到在一個婚禮上碰到60多歲的盲聾教師Teresa ChanTeresa非常勇敢,非但沒有因爲殘障而放棄生活,她留學美國,還過著充實的生活。邱金海認爲她代表了人生中的希望以及他想要說的一切。《伴我心》故事雖取材自Teresa的故事,但全片由三個獨立成章的小節組成,同是詮釋現代人的情愛觀。第一段《曾經愛》的老夫老婦,每天都看守著店鋪,日出開鋪日落關鋪,變成了恒常的生活定律,可是今天,關鋪的已剩下老翁一個。第二段《尋找愛》的平凡胖子保安,終於鼓起勇氣向暗戀對象示愛,但命運之神突然插手。最後一段《太過愛》的學生女同志烈火青春,讓二十來歲的少女愛得火熱,但愛得過火卻讓另一方鬆開了手。影片不但在各國參展,也取得不少的獎項,包括獲義大利都靈的最佳導演獎、東京的特別表揚獎等。

       《伴我心》全片的對白大概不超過十句,卻滿盈著深刻的意蘊,整部電影平易且非常簡單。這是一部緘默的電影,勝在不用對白,就能帶出演員的內心世界。就如保安人員與他暗戀的美女根本沒有交談,而《太過愛》裡男女主角的溝通也是用手機簡訊爲主。這部號稱當年坎城影展最低成本的電影,全片製作費不到20萬元新幣,只花了16天就拍攝完。邱金海笑說:“這正好能鼓勵年輕的製片者,讓他們知道低成本的電影仍然有成功的希望。”另一方面,《伴我心》也創下新加坡電影由法國首發DVD的紀錄。

        此次入圍坎城競賽片的《我的魔力》,是一部泰米爾語電影,講述一名酗酒的魔術師嘗試著與他14歲的兒子重新取得信任聯繫。這部75分鐘的電影還是一部小成本電影,它是去年12月用短短9天的時間拍攝完成的,拍攝預算也只有五位數新幣。為了更真實呈現戲劇感,影片更找了新加坡當地的印度裔吞火雜技師傅、48歲的弗蘭西斯.波斯科來扮演父親。或許《我的魔術》此次在坎城多半還是陪榜的份,但是整個東南亞電影的後勢應該可期吧!

        有人說邱金海的電影風格可以看到蔡明亮的影子。兩人的電影有共同處——愛刻畫邊緣人,寂寞的城市人,都市生活形態的狂亂,緘默的鏡頭。邱金海沒有故意製造新加坡趣味,如利用新加坡式英語來搞笑,堅持對題材創作的自我立場,更難得的是重視觀衆的支援超過票房的價值,從他的電影可看出他對本地人的關懷,以及對大環境的批判與同情。2007年邱金海更獲政府頒贈文化獎(梁智強於2005年拿過)並成爲媒體發展管理局的成員,積極推動資助本地電影的拍攝。邱金海表明他喜歡在有限空間去挑戰無限的可能性。談到今年有12部本地電影,他說:「前景樂觀,裏面若有兩三部素質佳,就很可喜了。」

        新加坡人口只有400萬,每年進口影片多達800多部,而本地製作一般只有寥寥幾部,很難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2000年以後平均每年在該國公映的國片大概只有510部,他國的觀衆可能很難說出幾部有名的新加坡作品。在此情形下,新加坡能如願成爲亞洲電影之都嗎?

       其實,新加坡電影跟台灣一樣有過一段昔日輝煌。在黃金期的五六十年代,平均年産約有20部左右的電影,累計推出近400部的華語、馬來語、英語和方言影片。到了70年代後突然沈寂,20年裏幾乎沒有新片推出。她的再生是從1995年的邱金海與梁智強新電影再開始的。雖然數量不多,但畢竟已在重新起步。

        2005年新加坡首次主辦了大規模的文藝海外促銷活動「新加坡季在倫敦」,它的壓軸專案是新加坡電影周,放映了《小孩不笨》、《跑吧!孩子》、《12樓》、《海南雞飯》等8部影片。這些電影以獨有的方式展示新加坡的都市場景和文化特色,不僅體現了新加坡官方對本國電影成就的認可,也提高了新加坡電影的國際知名度。在國內,配合新加坡建國40年,也舉辦了首次大型的本地電影回顧展,放映從1955年到2005年的32部新加坡劇情長片和15部短片,多少引起了當地觀衆對本土電影的更多興趣。當年新加坡拍攝或投放市場的影片有十幾部之多,創了多年來的紀錄。

       2004年時,羊男也曾在新加坡短暫停留,跑到HMV也找到了一些稀有的新加坡電影,例如《追風》《講鳥話》等,還發現他們剛發行了一系列的法國電影,例如當時的《蝴蝶》《敢愛就來》比台灣早發行了好幾個月。對於音像店裡各區雜陳的特殊景象也開了眼界,原來DVD賣店裡也可體會東西文化的交流與薈萃。(提醒一下DVD碟友,新加坡雖然劃為三區,但是PAL制)

       聽聞新加坡政府是在韓國電影成功的刺激下,提議重振本地電影,想把新加坡建設成爲一個文藝復興城市。新的領導人也意識到包括電影在內的流行文化,對帶動經濟和提升國家形象的作用不可輕視,態度上也從漠視轉向鼓勵和扶持。他們成立了「電影委員會」爲電影製作提供資助,如推出「電影製作人培育計劃」和「劇本發展津貼」,並陸續有金援電影公司的計畫。雖然電影檢查仍很嚴格,但比以往略微顯得寬容。經過10多年再造本地電影的努力,新加坡電影人積累了一定的經驗和信心,隊伍也開始逐漸壯大。影業公司開始增多,梁智強所屬的星霖則是業中老大。

 梁智強說在新加坡拍電影,不僅面臨創作問題,還要面臨大機構的申請限制。尺寸太過緊,這個不可以,那個不可以。如果不去突破的話,許多東西不可以做。據理力爭,做你要做的,需要無比的耐心和說服力。他雖然走的是喜劇路線,但裡面把新加坡人最想說的話放進去,寫的有血有肉、搔到癢處。他感嘆新加坡許多學院裡出來的年輕人被訓練得不能變通,沒有創意,腦子裏充滿框框,更缺乏勇氣和社會責任感。從《錢不夠用》《小孩不笨》《跑吧!孩子》作品一路都受到當地人的喜愛,有一定的票房保證。《錢不夠用》票房收入584萬新幣,更粉碎了本地不可以拍電影,沒有市場的謠言。

        雖然新加坡當局一再宣稱將給予自由的電影環境,但是當地的電檢制度因意識形態保守的思想檢查而被受批評,一直是電影人的最痛。2005年藍祖慰先生的部落格也曾報導過一則新聞提到紀錄片工作者Martyn See(施忠明)接受新加坡電檢當局的建議,撤回他參加第十八屆新加坡電影節的作品─新加坡反對黨人士徐順全的紀錄片《新加坡叛徒》。理由是電影內容被視為是「政黨電影」,違反了電檢規定,應該會被禁演,如果新加坡電影節映演了這部作品,他就準備吃兩年牢飯了。2006年新的作品《賽.紮哈裏的十七年》又參加了新加坡電影節的短片競賽,使得他再度受到新加坡警方的關切及特別約談。2008年四月,新加坡電影檢查局宣佈,以「超越電影分級準則」為由,又禁止了四部紀錄片,包括涉及同性戀回教徒、性虐待和恐怖主義的紀錄片,在新加坡電影節播映。 

       電檢當局的思想檢查,的確是防止污染的有效手段,卻未必就能保証這個世界因此可以更清澄,反而是讓人民住進無菌室裡,慢慢地抗體消失,體質更加孱弱。去年因拍攝類似台灣野台文化的歌台電影「881」而被新加坡大力宣傳的導演陳子謙,就曾拍攝十三分鐘短片「剪(Cut)」,對新加坡的電檢制度極盡嘲諷能事。陳子謙批評新加坡電檢制度說,「出於妄想症的電影檢查制度,所造成的傷害只會多於好處,審查制度會妨礙辯論」。

        新加坡是東西文化交彙的現代化都會,電影發展明顯受到自身市場不足的限制,但優勢是能從設備、人才、觀念、資訊和技術的頻繁交流中受益。應當承認的是,新加坡電影尚未形成明顯的風格,但它已經成爲新加坡文化創新的象徵。如果電影人能夠發揮雙語、資訊科技的優勢,突破題材、劇本、規模方面的瓶頸,相信新加坡電影會有更爲出色的表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