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影養中年電影部落格
  • 8919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非關命運》(Fateless)講評2-東吳大學社會系中東歐週活動

Part.3【電影講評】

    關於納粹的三個小故事:

  1. 德國人被認為是比較永於面對歷史的戰敗國,在目前的中小學歷史教材中也有放入猶太大屠殺的歷史來教育下一代,但是在他們的電影中,卻沒有人敢扮演希特勒,這一向是個禁忌。
  2. 知名猶太裔指揮家巴倫波因想要用音樂捍衛和平,20017月,他打破多年的禁忌,在耶路撒冷舉行的以色列藝術節上指揮演出了德國著名作曲家華格納的作品【崔斯坦與伊索德】。許多猶太團體領袖和政府官員紛紛對此提出抗議。
  3. 法國及德國到目前為止,國內禁止販賣任何有關納粹的商品與書籍,前兩年政府還正式行文給雅虎網站,希望他們能禁止拍賣相關物品,雅虎也同意將所有物品下架。可見這個歷史情仇是多麼的不容易消彌,至今仍在延燒。

※影片討論:
       
        我們來討論一下情節及敘事結構。首先,本片跟《辛德勒名單》與《戰地琴人》最大的差異到底在哪?讓人激情澎湃的《辛德勒的名單》其實太過簡化人性:集中營就是地獄,戰爭就是罪惡,猶太人就是被迫害!這種說法並非錯誤,只是淪於表面,無法真正深入那些陷入苦難的生命心靈,如果檢討惡行只有一個角度、一種觀點,那就是一種危險;而《戰地琴人》透過主角毫不英雄化的求生歷程來慨嘆天地不仁,或許跟本片的論述較為接近。但《戰地琴人》還是從第三人的眼光在看整件事情,而本片是從男孩的主觀角度來看事件與世界,沒有訴諸強烈情感的控訴,他既未受到政治思想的影響,也沒有種族觀念的干擾,更沒有去探討猶太人為何受到歧視與屠殺。

        因此我覺得這部片最大的不同在兩個地方:一、本片排除說教沒有指控法西斯。所有的暴行,甚至納粹的角色,都只像是一種「危險的背景」;二、在本片的結局,人性沒有戰勝一切,主角也不是所有的事就只是發生了,發生了就發生了,別人就只是事不關己的旁觀者,只有當事人能體認當中之苦。

        剛剛電影中最後有一兩段戲,卡維奔赴家鄉的過程中,有人問他到底有沒有看到毒氣室,或不斷確認他真的來自集中營,書裡面有解釋,對他而言,最苦的不是集中營,而是「難熬的時間」。比如說你如果被關在電梯裡幾個小時都沒有人發現你,即便四小時、八小時而已,你什麼都不能做,也不知道自己會怎樣,這段時間對你來說會非常難熬,而且可能經過很久你還是忘不掉!我之前還有個年輕同事,當兵時曾參與九二一地震後第一波的現場救援工作,親眼看了很多屍體,他說經過了三、四年他還是常常會半夜作夢夢到,看了這部電影後,我是比較能體會!而旁人對你的安慰與關心,你只會覺得那是陳腔濫調。前幾天才過世的柏陽先生,他到了很老時,突然有靈感想寫東西時,還會突然跑到牆腳蹲下來寫字,那是綠島時期留在他身上抹不掉的痕跡!人的意志就是在時間的流程裡,慢慢地被吞噬、改變,生命如同滿樹翠錄的葉子轉黃而逐漸凋零,最後只剩下空空的軀殼,自己的身體與自精神隔離,這是作者強調他要表現的主要論述。

        相對於德國其他的周邊國家而言,匈牙利受到納粹毒害其實比較淺,納粹攻入布達佩斯的時間是1944年,離大戰結束只有一年,所以主角被關再集中營的時間大約如此。我前面有提到,作者本人強烈涉入了這部電影的拍攝,而這部電影本來是德國公司找了英國編劇創作,遭到作者強烈質疑,原先英國編劇構想的是類似《搶救雷恩大兵》那種倒敘手法,開頭是「一個戴著高帽的英國紳士回到布達佩斯的場景」但作者堅持採用正敘手法,甚至乾脆自己跳下海編劇。大家要注意一件事情,這本小說其實1975年就出版了,到了2004被拍成電影,時間間隔將近卅年,可能也是個紀錄。除了因為卡爾斯特2002年得到諾貝爾文學獎之外,還為了什麼?

        我看過電影幕後的訪談,作者說他自己曾經住過德國,朋友問他說:「你怎麼能跟德國人相處?」他的回答是:「我無法跟匈牙利人相處!」因為在二次大戰後,匈牙利社會似乎把大屠殺這件事剔除,甚至還有一些在宣揚納粹思想的書。這些背景提供了為何電影當中加入了一些看似很不滿匈牙利本國人的片段。到了匈牙利所謂的第三代人,也就是70年代以後出生,成年出社會時共產已經垮台的人而言,早把二次大戰忘得一干二淨,似乎非常遙遠,才激發了匈牙利片商找德國、英國合作拍出這部電影。

        然後大家有沒有注意到,本片主片長約兩小時廿分鐘,到主角正式進入集中營大約是50分鐘左右,大戰結束的時間約在1小時40分左右,也就是集中營的時間其實只有50分鐘,佔全片總長不過三分之一多一點,可是你會感覺那個時間很難挨,甚至三個月、半年後對這部片的印象就只有集中營,這其實有點辜負了作者的苦心經營!作者其實很想強調,戰前、戰後社會的荒謬現象,其實不亞於戰爭當中,同胞的惡行有時還超過納粹!就像當他背著水泥摔倒,納粹軍官反而起了惻隱之心。我印象很深的是,國中時有個老師經歷過八年抗戰,他說最常欺侮中國人的其實是韓國兵;我奶奶也說國民黨比日本人壞多了!(當然這些都是個人的經驗而已,不是歷史的全面)

        但這種說法顯然只能在私底下說:去年波蘭老導演瓦伊達拍了一部《卡廷慘案》,講的是二戰時期四千多名波蘭士兵在卡廷附近遭到屠殺一案,經過四十年的調查才證實那其實是蘇聯人幹的,而不是納粹。結果這部電影參加柏林影展本來得獎呼聲很高,卻在入圍後、得獎公佈前三天自行宣布退選!有影評質疑這是國際社會的「政治正確」又在作祟--凡是幫納粹說話的,都是不對的!就像這部電影,當初也在匈牙利國內受到不少的批評。



        此外,主角在上工廠勞動的途中,意外被警察從巴士上叫下來,就此進了集中營;兩次面臨人生關口巨大的抉擇(溜走或是出國),都未背離自身群體的命運;而當他喪失意念地拒絕洗澡、膝蓋爛掉,還以為會被「消滅」時,結果卻反而撿回一命。這樣的論調其實跟奇士勞斯基強調「命運」的機緣那樣的命題很接近。就像謊報年齡十六歲,有人過關,也有人沒過關,都只在納粹士官的一念之間,人的命運操之在別人,甚至一切只是偶然的必然(無神論!)我自己很喜歡這樣的論調,本來許助教邀請我時還在猶豫,結果我查資料發現導演的生日竟然跟我同一天,好像冥冥當中註定我一定要來!

        經過了上面的說明後,其實大家可以知道,這部片真正的靈魂人物並非導演,而是原作者,也是本片的編劇因惹.卡爾斯特。他強烈主導了片子的風格,讓這部電影非常忠於原著。但是也有不一樣的地方,例如原著當中並沒有強調美軍軍官那個角色,就是007丹尼爾克雷格那個角色。我不曉得是作者後來想起來加進去的,還是出資者的主意。但是比較有可能是前者。

        在我看過的作者訪問中,卡爾斯特是個非常主觀、個性強勢之人,他甚至直言說,史匹柏拍過的倖存者訪談中,每個人都講了相同的話:「我們被驅逐了,被送上車子,我們很飢渴,狗在吠,他們在呼喊」他認為這些人是受過訓練的!還說《辛德勒名單》的拍法是一個錯誤!他認為歷史應該呈現的是超越善惡的「真實」,而「真實」是非常殘忍的。這也是歐洲片跟好萊塢最大的不同點,好萊塢常常就是讓你以為公主跟王子結婚後就會有美滿的生活!

        而這部片是先有投資公司,找了編劇再找導演,因此這部電影如果要說是「作者電影」,應該算是卡爾斯特的,而不是路易斯寇坦的。路易斯寇坦的首部作品,我覺得以導演面來說並不如他的技術掌控出色,整個電影的節奏還是整理得不太好,有點冗長、有些部分有點不知所云(例如在片子結尾他想起在集中營裡的快樂時光,在廣場環顧四週的感受,要看了書才懂!),而對於主角在書裡面所描述原來是個冷漠、冷淡,甚至凡事漠不關心的那種個性並沒有透過電影讓人有很深的感覺。如果看過原書的人更會覺得片子太可想而知,也太安全,少了新導演那種破格而出的勇氣。

        路易斯寇坦比較成功的地方還是在技術層面比較多,他將影片的色調調低,讓電影呈現一種近乎單色的灰綠來表現主角心理狀態。更刻意經營不帶批判色彩的影像與接近文學的場景。他太注重構圖,用了很多的長鏡頭跟中景,用以突顯人物的渺小,反而有可能遺漏掉一些可以表達人物內心的特寫。而寇坦去年也到了好萊塢拍了一部《夜戀》(Evening),由克萊兒.丹尼絲跟梅麗.史翠普主演,評價也是普通等級。


        本片最耀眼的新人,恐怕不是表現稍嫌保守的導演,而是未滿15歲就能在外型和心理轉折上表現層次分明的男主角馬歇爾納吉(Marcell Nagy)。他甚至配合餓肚子來表現出人物前後的差異,這個部分是化妝化不出來的。

※影片藝術分析:

         這個部分說之前,我先說說我的女兒。她幼稚園時戶外教學,到台大實驗農場,看到了一頭牛。然後她連珠砲似的問了導覽人員一堆問題:這頭牛從哪裡來的?牠的爸爸媽媽在哪裡?牠的家在哪裡?牠怎麼睡覺?誰幫牠洗澡問得導覽人員有點招架不住。我要說的是,如果看電影時,大家可以保持強大如小朋友的好奇心,會更加的有趣。最好還能先上網查查資料,看完寫下心得,也看看別人的影評。

        我覺得一部好的影片,除了能讓你Touch之外,就是要看他有多少畫面跟台詞停留在你的腦海裡。我印象最深的除了男孩背水泥那段外,是所有集中營囚犯被不人道地集體罰站,人的體力與意志力飽受煎熬,俯拍囚犯的鏡頭,人的生命好像隨風飄動,隨時可被拔起,同時莫利克奈的配樂還夾著女聲的吟唱

        這部電影我們剛說過,攝影方面表現很強,在專業上來說是「攝影機運動」很激烈,很多地方在表現一個事件時,人物沒有在動,而是攝影機在動,甚至中間都沒有剪接,這是一種很大膽的嘗試,例如那段火車到了邊境時,匈牙利官員叫他們把身上東西拿出來那段,還有卡維以為要被載到焚屍間,躺在人力車上那一段。在光影及色調方面,是許多電影慣用的A-B-A模式,在戰前使用溫暖的黃色調而且使用了大量剪影,中間試慘淡的灰綠,戰後又回到了暖色調,像是《美麗人生》也是這樣使用。

        電影導演常常想透過鏡頭畫面的安排,透露或驗證一些故事的線索,我說幾個,例如:電影的開頭用「降」鏡頭來暗示主角的人生將快速下沉,而結尾相對地用「升」鏡頭來表達主角重獲新生;還有主角跟他暗戀的小女孩在樓梯相遇時,戰前是女孩在上、主角在下,戰後則相反,也暗諭了兩人地位的對調,男生原來身高、閱歷、地位、年齡都比女孩子小,可是回來後他好像是個世故的老人;片子開頭用窗框將幾個人框住,象徵他們命運被限制住這些是比較不容易看出來的,色彩的變化可能比較多人會意識到,我們也點到為止就好。

        本片耗資四億新台幣拍攝,打破匈牙利影史歷年來製片金額最昂貴紀錄,雖然比金紀玖A走的錢少,但還是相當可觀。它的拍攝中途還一度因為經費用盡而停工三個月籌措經費,幸而得到匈牙利政府及歐洲其他各國包括英國、德國等的全力奧援,影片才得以完工問世。作者卡爾特斯還一度因為觸景傷情,而拒絕到拍攝現場。

        另外,主角的化妝,每天都要花一個小時,後期的腳傷甚至要化兩小時。這些演員的辛苦,大家可以想像一下:他們可不是到了片場馬上就可以上工的,幾百個演員的化妝、服裝、道具,搞起來很累人,聽說幸虧波士尼亞還在打仗,所以弄到這些道具不難。我大學時代的一個好朋友,他在【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擔任道具,半夜兩點楊德昌叫他去找一個五六十年代的鬧鐘,結果他就這樣出車禍過世了,當時這件事對我很Shock,也很不可思議。現在,台灣可能也沒有這樣的導演了!這個也可以從一個地方看出來,就是電影的片尾不是都會放Cast嗎,台灣電影大約一分鐘內結束,而且就那幾個人名重複來重複去,可是歐美電影的片尾可以放個五分鐘,可見他們分工的巨細靡遺。

        還有,《非關命運》的配樂我本來要買來聽聽,尤其是那段四重唱,結果竟然全台灣缺貨,誠品、博客來都買不到,要告訴大家的是,莫利克奈的配樂是絕對保證,不會買錯的。

        最後我說說自己的東歐經驗。不曉得大家有沒有看過商周出版的《歐洲咖啡館》,這本書要告訴大家的就是有「兩個歐洲」,東歐跟西歐截然不同。怎樣不同,書上說「革命只發生在日常的瑣碎事物上:例如外觀、外觀、象徵」也就是只發生外在的東西,即使自由市場經濟已經運行快廿年,很多內在的東西很難改變。書中p74-77頁寫道瑞典的記者楊恩請了捷克女學生瑪塔作翻譯跟嚮導,結果發現他的英文不夠好,不願意支付全額的薪水,瑪塔覺得意外。他不了解工作品質與工資有何相關接著作者本人到布拉格搭計程車,往返兩趟計程車竟然差價達一倍,司機的回答是我們是不同公司簡單說就是把外國人當成有錢人布達佩斯搭計程車也要先問價錢再殺價。

        東歐的照片都很美,真的大家不要存有太多的夢想。像我去捷克自助旅行最大的心得就是那裡真的是「搶劫觀光客」!已經改革開放了快廿年,捷克還號稱跟西歐接軌最多的地方,結果很多地方是沒有英文標示的,會講英文的人也出奇的少。老城區裡只要有英文Menu跟會講英文的服務生,通常定價不會比台北便宜,我吃了一杯冰淇淋就花了台幣330。更慘的是,回飯店時忘了買水,結果四星級的飯店竟然不供水,只在床頭放了一瓶有標價的礦泉水,你猜多少錢,10歐元。我打電話到櫃檯問有沒有熱水,他說要叫Room Service才有,12.5歐元!第二天我想趕時間,問大廳人員可不可以幫我叫計程車要到一個修道院,結果他說計程車不會開進來的,要我一定要叫他們飯店的車,然後跟我開價500台幣,還有,捷克一般的咖啡也很不好喝!我在想,或許是我還沒找到與他們好好相處的方法吧!

        在好萊塢文化入侵的同時,東歐文化圈沒有膚淺地去追逐夢幻與娛樂,他堅守著自己的文化特色,將目光放回到生命本身。穩紮穩打地克服困難,拍出許多動人的影片。他們漸漸知道:電影不僅僅是藝術,它可以發展成為大工業。政府開始投入大量關注及撥款,積極培育人才,也開放越來越多的外國電影投資,帶來了大量的資金和先進的技術,刺激本土電影事業。這裡面有許多值得我們台灣借鏡的地方。台灣政府在這方面是非常自閉的。當姚文智說一年要拍一百部國片時,我真的竊笑好久。現在連香港一年都拍不到五十部了,你跟人家拼什麼數量呢?

        最後希望大家讀好書、看好電影,到老都有人陪你看電影,到老也可以自己去看電影,最好少看政論節目、少玩Game,多去體會一下文學與電影裡對人性的了解。

※現場迴響與回應:

1.      關於我提到如果放映「南京大屠殺」可能大家的反應會比較強烈,現場有來賓提到「二二八」,我的理由是「南京大屠殺」的本質是massacre-murder,跟納粹的猶太屠殺本質較接近,而「二二八」的本質個人認知是conflict-clash of opposing forces,而我們也只找得到前者的現成素材,卻遺憾沒有後者的紀錄片。

2.      東吳大學社會系張家銘主任提到的一段他邀請匈牙利學者來台的趣事,說到原本計畫邀請那名學者來台七天,卻被要求多招待幾天,甚至能順道觀光日本,讓我們對於文化影響人的行為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