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影養中年電影部落格
  • 8919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破碎陌生的青春生命之花

早有影評人說過,賈木許不是一個太重故事情節的導演,「愛情,不用尋找」也是這樣一個簡單的故事,它的人物遠比情節更重要。賈木許帶給我們的,永遠都是那種極簡主義的黑色「素食」喜劇,正如本片英文「Broken Flowers」已說出端倪。這樣的影片,觀賞時可能沒有太多快感,甚至有些不耐,但就像「愛情,不用翻譯」獲得好評的理由一樣,裡面的景與人沒有濃妝豔抹,但那種平淡悠長的寂寞感,抽象卻讓人不容易忘記。

   但話說回來,曾幾何時,比爾墨瑞也有了系列電影(還好「海海人生」沒有被台灣片商翻譯成「愛情,不用潛水」),賈木許也更向主流議題靠攏(當然有了較多的票房作為回饋)。或許導演步入五十,也有了中年人的困惑,他向我們表達了隨著歲月的流逝點滴累積,藏在凡人生活表像下的倦怠和孤獨,但仍不失簡約深刻。賈木許影片幾個重要元素:漂泊的異鄉人、灰色的分析家、美國的當代嬉皮仍然存在其中,形式上則是加上了偵探元素的「公路電影」。

    尋找兒子是故事的起因。人過中年、一副遲暮模樣的唐端坐沙發看電視時,同居女友雪莉卻拖著行李箱出走,唐形式敷衍地嘗試挽留她:「你到底想要什麽?」雪莉只能毅然離去。年輕時的唐是個不折不扣的風流浪子,功力不輸情聖唐璜,不過他只要激情不要婚姻,最後身邊的情人一個個離開。

    鮮明對照的是鄰居的溫馨和樂:男主人溫斯頓熱情有精力,打三份工養活五個孩子,並熱衷當網路偵探小說作家。當他讀了唐手裏粉紅色信箋,對唐說「恭喜,你當父親了!」天上掉下個兒子來的主角卻留下信箋無表情地離開。次日,業餘福爾摩斯趕來彙報成果,並為唐設計好探訪路線,唐在自告奮勇的「軍師」慫恿下只好出馬。

    第一個女友蘿拉的家。穿睡衣的女孩開了門,年紀不大卻舉止輕佻,竟在陌生人前隨意裸露,連風月老手也被嚇到跑到屋外避嫌等候。(性感早熟的女兒Lolita 嚇到的豈止老唐!)丈夫已意外死亡的蘿拉熱情款待了舊情人,兩人當晚並再度繾綣。但唐仍選擇告辭而去。

    第二個女友朵拉。唐的突然現身令她十分尷尬困惑,雙方都感到生疏和拘謹。男主人回家後雖意識到他是妻子舊男友,但仍主動邀約留下用餐。過去用情最深的女友現在變成了最老態、最裝腔作勢的貴婦,一頓晚宴吃得索然無味,看來幸福的夫婦間則充滿了虛假,兩人相敬如「冰」。

    第三個女友卡門原來學的是法律,如今卻有一個新潮頭銜—「動物溝通專家」。寵物診所生意非常興隆,沒有預約的唐等了許久,但對方除了驚訝外毫無喜悅,似乎對他早沒了感覺。當唐淡然道別,助理小姐卻充滿敵意地將鮮花退還給唐,令他啼笑皆非。

    第四個女友派妮住在僻遠鄉村。派妮對唐仍然耿耿於懷,開口沒有好聲氣。唐稱順路過來看她,不耐煩的派妮讓唐只能直奔主題,問對方是否有兒子,這一問竟惹惱了對方。兩個壯漢聞聲兇神惡煞般圍上來,唐在挨揍倒地前看見地上扔著一台粉紅色打字機

    唐最後拜謁了車禍喪生的米雪兒墓地。看來冷漠、無動於衷的老情聖終於熱淚盈框,慨歎人世的滄桑變化,追憶被揮霍的青春年華。唐的探訪之旅並沒有解開謎團,當他瞥見屋外走過的陌生青年,主動上前搭話並提供食物。然而,那不自然的關切和天生的多慮嚇跑了「有可能是他兒子」的男孩,留下唐一人佇立街頭,世界看著你,你也看著世界,卻都很陌生!

    隨著老唐依次敲開廿年前女友們的家門,對白裏對她們的現實沒有透露太多,但我們可以從其肢體語言和眼神來發現其中寓意,去聯想劇中人所經歷的歲月。五段造訪透過導演的精準佈局,以及演員的認真詮釋,讓劇中角色鮮明動人。事故的觀眾必能看見隱藏在漫不經心的敍事背後的風霜與惆悵。昔日美女的境遇不大相同,不管大方還是局促、冷漠還是拒絕,如今都已垂垂老矣,而本質上也都一樣的孤獨與疲倦。而看著她們面對老情人或冷或熱的反應,誠然是有趣的「懺情錄」,令人好奇在歡情正濃的歲月裡,他(她)們用何種心情和態度來經營愛情?看到了老情人,等同看到自己,如果與子偕老,現在的生活又會是何種樣貌?

    實本片講述的故事遠比生活還要簡單(甚至有點俗爛),比爾墨瑞扮演的老唐像常人一般,在川流不息中的生活有時會握著拳頭,試圖去抓緊什麽,卻總是無能爲力。賈木許給了我們得以駐足光陰的一個踉蹌。歲月的流逝、人事的更叠、人際的冷漠疏離,任誰都驅不走那種對生活深深的倦意。就像有時我們會翻開儲物箱中的畢業紀念冊,想著那過往的青春,也只能徒負感傷。

    有著東歐/伊朗血統的賈木許,擁有強烈個人風格,是典型的美國獨立影片創作者,他不只是一個全才,可編可導可配樂,更是一個怪才,作品中經常帶給人們一種另類、頹廢又有些詭異的感覺。早年留學法國,新浪潮電影對他影響不小,處女作「天堂陌影」即呈現了他的個人意念,這些也一直延續在日後的作品。因著血緣關係,賈木許偏好檢視各種文化與美國社會之間的關係:如「天堂陌影」的匈牙利移民、「神祕列車」的日本戀人、「法外之徒」的義大利遊客…等。他始終沒有放棄描述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儘管本片收斂了他的招牌嘲諷和超現實情節,但那股特別的『賈木許味』仍存在其中。

    人生的滋味在看完電影後感覺被輕輕地揭開,但不再描述下去。其實,重點就在被賈木許掌握精到的細節,如果沒有那些細節,就會失去那種緩緩流動的光澤。我欣賞賈木許和電影角色保持的角度,他基本上能潛入某種深處。「愛情,不用尋找」是甚麼類型的電影,導演自己也說不出來,這就是賈木許的風格——更注重微妙的細節,而不是大的情節驅動。

    本片花絮的導演談話中也映證了以上看法,賈木許說自己喜歡拍一些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的故事,他是在「隨機」創作電影,而不是事先設預想好會成為怎樣的電影,例如信中的粉紅色信籤是女主角的「共同創作」、公車上即興演出的女孩碎嘴子,甚至本片原名「Dead Flowers」最後也改了名。他也說到,「機會」與「巧合」指引了我們的生活,很多事無法做計畫,而人生最美好的、最深刻的事往往都非理性所為,而是發乎「情」的,或是冥冥之中與其他的人關聯在一起,可能宇宙當中有種無法控制的分子運動吧。而他自己只負責創作電影,並不負責解釋自己的電影,要「解釋」,就留給欣賞他電影的觀眾吧!

    公路電影是歐美影壇的重要類型,當事人都是在生活的瓶頸或關鍵時刻,開始一段旅程,追訪自己的生命意義。人們往往任意揮霍青春時光。因為任意,所以忘記;因為揮霍,所以不深刻。生命的機緣在於當下的每一個選擇,如果愛情是一面鏡子,每一回的都會照射出你更多的原形。懂得回首讓人生的滋味因此不同;開始回首,人生的歷練也就更添韻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