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影養中年電影部落格
  • 87924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復仇背後的人生意義

很難用一兩句話來概括「原罪犯」(又譯:老男孩),這是一部究極的「集大成」電影,不論是故事內容、說故事的方法,還有拍攝技巧。影片的關鍵字可能高達廿個以上:復仇/囚禁/亂倫/私刑/口德/催眠/圈套/愛情/博弈/自殘/遊戲/宿命/實驗…但若有人問我:「好不好看?」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我卻難以回答,只能說是值得看完去探究的電影,但看完電影並不舒服,胃部會有點嘔動!(絕不推薦給心智年齡不成熟或道德使命感過重者)

 「我的野蠻女友」開啟了我的韓國電影之門,許秦豪的「八月照相館」在我心中樹立了無疾而終的含蓄東方愛戀典型,但對於「色即是空」這樣更多的韓式搞笑商業片,我不太能接受。而「原罪犯」倒是改變了我對於韓國電影的不少看法。印象中的韓國電影製作非常講究,不論是結構、包裝,還是音樂,雖然很多片子都存在著抄襲現象(現在我很樂意將這種抄襲稱之爲借鑒或者昇華)。若非本片得了坎城評審團大獎,我可能還與它擦身而過。

 「原罪犯」的基調是殘酷的復仇。雖然片子從頭到尾沒開幾槍,但視覺的『淩遲』遠超過類型電影,連場的殘酷場面,如活吞章魚、鐵錘拔牙及剪斷舌頭…等,緊逼觀衆承受能力的極限,相較cult片「殺手阿一」猶有過之。然而導演卻是高明的,他用暗色調底片來沖淡血腥及亂倫帶來的極度不適感,在鮮血連篇的鏡頭衝擊下,不倫之戀顯得並不突兀,道德的罪孽感透過肉體的疼痛得到舒緩;劇本佈局堪稱嚴密,劇情張力更勝大衛芬奇的「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讓觀眾跟在主角身後步入重重懸疑,最終導演依然走在前面給了觸目驚心的結局。

    這部充滿懸念的電影,影片取材於日本漫畫,有扎實的骨架。但影片不同於日本傳統倫理片的沈悶晦澀,相反還具有很強的觀賞性(同樣講亂倫的「Vistor Q」遭人嫌惡,甚至被指變態)。片中逆境復仇的灰暗主線外,穿插著漫畫式誇張激情、淒美的畸形愛情,乃至起伏的懸疑劇情,這正是韓國電影多元風格的體現。導演強調了情節的故事性和虛構性,把人物符號化(電影故事並不等同于現實中匪夷所思的亂倫現象),設置出環環相扣的懸疑陷阱。影片更通過了精緻的裁接,酣暢跳躍的敍事,大塊並直接地表達快感,使其有一種埋血噴出的快感。昆汀塔倫蒂諾更是愛死這部片子。而片中打鬥場面的人物動作、場面調度及色彩構圖更可用「漂亮」來形容,是「追殺比爾」跟「駭客任務」都必須汗顏的。

   「原罪犯」的故事說來簡單,就是一個人被莫名奇妙禁錮了十五年,卻沒有一個理由?囚室偶會放出鎮靜氣體來安撫並防止犯人發瘋,他開始鍛煉身體並用筷子挖暗道準備報仇,那道牆像是個巨大的秘密。就在大家以爲這是一部《刺激1995》式的逃獄電影時,犯人突然被釋放了!當主人公從箱子跳出時,這一幕讓人想起奇士勞斯基「白色情謎」中的那個熟悉的橋段--這個世界是不是原來那個世界?此時我也相信本片並非想象中的簡單。

    15年的獨室囚禁宛若隔世,見到第一個人時嗅個不停、坐電梯時驚聲尖叫、然後與流氓惡鬥爭香菸。吳大秀的性格産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變得暴戾不相信別人復仇是他的唯一選項。然後壽司店女廚對他不合邏輯地一見鍾情,莫名其妙地收到了手機和一筆錢,於是美桃隨著大秀展開了復仇之旅。而隨著劇情的推動,謎面被一層層揭開,血肉粘連的傷口被層層扯開,期限--只有五天

     「鬆開手好嗎,我不感到後悔,你呢?」噙著淚的男孩在拍完姐姐的「遺照」後鬆開手,絕望地看著她微笑墜向壩底。女孩楚楚動人的身影久久縈繞人心頭,感嘆陽光下的青春生命竟會轉瞬即逝?!姐弟畸戀勢遭世俗唾棄,任誰都無力維護,但弟弟的心中認定這一切的葬送全因「吳大秀的多嘴」。幕後主使李佑真出現了,原來就是那個弟弟,當電影呈現教室亂倫畫面時,許多人會以爲這就是謎底了,但李佑真卻對吳大秀說「你不應該問爲什麽被關,而要問爲什麽突然被釋放!」--這是一個深謀遠慮的、十年如一日的陰險復仇計劃,幾乎等同於對吳大秀人生做了瞭指掌的操控和實驗。

    自以爲找到答案的吳大秀(還有觀眾)墜入地獄,他先威脅,然後求饒,扮狗舔他的鞋,甚而剪斷自己多嘴的舌頭一本相簿揭開謎底:第一張全家福照片;第二頁開始,小女孩緩步成長,越來越可愛…直到第16頁,小女孩亭亭玉立,咦?那不正是壽司店的美桃嗎?!短短幾分鐘,劇情丕變,高潮叠起,令人透不過氣來,血淋淋的鏡頭壓迫著觀眾神經,崔岷植精湛的演出讓人深深體會到了那種冰徹透骨之痛。

    如果不是吳大秀多嘴、姐姐沒死,這段不倫之戀能超越世俗倫理所設置的道德屏障嗎?「無論是沙塵還是沙粒,在水中都一樣的墜落」-愛情來臨時有沒有人能逃得掉。而最終吳大秀選擇繼續活下去,他利用催眠術洗去相關的記憶:「即使是畜生,也有活下去的權力!遺忘才能回歸,摒棄所有的仇恨和內疚,才能回到真實的人生。

    在花絮中的導演訪談,朴贊郁說到:「我的影片主要講述的是人類的道德問題。悔過的靈魂是我所要表現的,因為一時衝動而蒙蔽良心其實是可以被原諒的,這是人類本性使然,這些角色根本上都是好人,只是不幸成了悲劇人物…」不知道這樣的慰籍能否安撫現代人壓抑的內心,然後認同吳大秀的救贖悲劇。行事乖張毒辣的李祐真是否值得同情?復仇是這類人賴以苟活的精神源泉,雖然他的肉身活著,但靈魂早已死亡!這部『復仇三部曲』的第二部把人性最脆弱與殘酷的一面血淋淋拎出來,深刻到令人窒息與清醒。

    電影是創意工業,評論電影的好壞不能只談劇情合理性。「原罪犯」不只是一部精巧複製的商業電影,要談的也不只「復仇」與「亂倫」。沒有創意,電影離死亡不遠矣。而如果我們僅能感受到暴力與情色帶來的快感,本片也不具有太高的價值。電影的作用不在教化而已,教化作用往往會模糊影片本身—正視人生的真正無奈-吳大秀被禁錮了十五年,而我們是否被自己的慾望禁錮一生?所以我不想討論太多的教化問題,譬如復仇的悲劇宿命、流言賈禍、負罪心理轉移、不倫之戀…這些都按下不表(當中不乏許多感人的畫面及令人深刻的表演!)。

    很多人看完本片感覺難以承受,甚或指摘「大雜燴」,但我卻直接感受到韓國製作電影的認真勤奮,那種感覺很像看韓國隊打球,小動作很多,但其球技確有令人折服之處,只是那種「纏」的民族性令人受不了。我必須思考這部電影巨大成功的因素?而這樣的電影,短期內絕不可能出現在台灣/中國(悲哀虛假的儒家!),香港可能還有一點希望。(這裡只談電影本身,而非對韓國電影制度大作文章。)原先韓國有個林權澤勉強算是個大師級,然後是金基德,將原先大家認為的三級片藝術化成了三大影展常客,再來「我的野蠻女友」精準抓住商業市場的胃口。而「原罪犯」最大不同在於它跳脫出韓國商業片過多借鏡美、港的內力不足,表現出極強的原創性和實驗性。越來越多的韓國電影讓人吃驚,拿大獎成了家常便飯。除了包裝精美,其內容物越來越具份量,幾乎是內外兼修。說誇張一點,光看片頭,台灣就不知落後韓國多大一截了。

    先講敘事結構。故事從一起莫名的綁架案鳴槍,卻未以找出真凶作完結。除了懸疑,過程中還不斷加入暴力、情色、黑色等多重元素,使影片豐富完整,其處理手法高明且講究,觀衆得到意外的高頻率刺激。在較大動作場面處理手法寫實,暴烈兇悍程度更勝媚俗電玩化的「追殺比爾」。微細之處如榔頭拔牙、割舌等,既不似深作欣二的簡單粗暴,亦非三池崇史的大灑狗血(懷念他的「中國鳥人」),編導爲人物舉動鋪陳了滿溢的情感動因,名正言順的暴行源由使得瘋狂和鮮血無比真實。但    在虛構誇張的同時,敘事上卻也不自相矛盾。

    拍攝手法上。配合影片線索的複雜性,回憶與現實時空並進,手法從分割凍結畫面,到漸入漸出、閃前倒敍、定格漫畫、旁白運用無所不包,充滿後現代誇張和天馬行空的色彩,使得形式與內容相得益彰。攝影具有很強的表現力,大膽直白、頗具美感。男主角崔岷植的驚人演出獲得肯定,配角的表現也都恰如其分(連陽光少女的驚鴻一瞥都令人印象深刻),影片具高度的視覺娛樂性,光在韓國就掃進1700萬美金的驚人票房,這樣的數字已經多久沒有出現在台灣本土電影?(還是從來沒有?)

還有電影音樂也令人印象深刻,片頭的音樂便吸引人導入故事情境,在幾處緊張關鍵之幕更運用如神。隨著吳大秀苦尋答案起伏不定的情緒,他身後的背景音樂也跟著情節伏起不停。而當結果引發暴力時,那帶著輕鬆節奏的圓舞曲大聲地起落疊錯,蓋去了劇中人的痛苦和憤怒。吳大秀翻看相簿那一段的小提琴配合更極具默契、非常到位。在相簿最後一頁,窺看自己的鏡子下面用鮮血書寫著:「笑,世界與你同笑;哭泣,無人與你一同哭泣!

「原罪犯」展現了影評人出身的朴贊郁驚人才氣。他說韓國至今沒出現像黑澤明、小津安二郎般的電影大師,也沒有像中國第五代那樣的領軍人物,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句話或許只是謙虛之詞,卻也恰恰暴露出韓國想成為亞洲電影的最強者的野心。朴贊郁2000年才開始電影創作,其主要作品有「JSA共同警備區」、「復仇三部曲」,作品始終執著於表現人性的異化和壓抑。相較華語電影也想往複雜的人性、情感方面挖掘,但往往情節缺乏創意,偏於荒誕離奇,使人難有觸動感,只見跟風、裝酷、耍洋人的畫面(英雄無極啊!),要不然就拿同性戀情節來得獎自慰!

對了,片名「Old Boy」我想應該不是指「老男孩」,而是「舊同學」。有些你根本就忘記名字的老同學,說不定哪天就闖進你的生活,給了你意想不到的人生轉折。片中這兩個被摧毀了一生的「老男孩」所苦心追求的,或許離我們其實並不遙遠…也或許,透過超越世俗屏障的倫理假設,才能使我們更明白認清人生的意義並努力頑強地活下去,不管你遭遇了什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