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影養中年電影部落格
  • 8919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詩意的信仰與教育的難題

羊男有幸參加了佳映的試映會(感謝Bart的介紹),欣賞完「想飛的鋼琴少年」(Vitus)這部稀有的瑞士片後,內心百感交集,沉殿了一個禮拜。在戲院中我突然回到了三十年前,自己入小學的那天羊男莫名其妙地被編入了「資優班」,在那個人口爆炸、師資奇缺的年代裏,我們奢侈地擁有兩個導師。一星期後,我又無預警地被帶到另一個「實驗班」,父母問我做了什麼,我無從回答(現在我猜想應該是被其他的關說者擠了出來!)。然後在這個「實驗班」待了六年,我們也不曾拆過班。

 

當年我們那個「實驗班」聯考上大學的寥寥無幾,現在更分佈在各行各業,在Google裏可以搜索到「傑出成就」的,不過兩人:一個在美國大學教書,一個成了美國同志劇場的名編導。社會上從那時起就開始流行要讓孩子快速成才的意識,父母拼命地給孩子灌輸知識,「如何教養天才小孩」這樣的出版物更是應運而生,衡量孩子的標準也成了「會識多少字」、「會背幾首詩」等,但對孩子性格、習慣等方面的養成卻很少顧及。直到近年坊間流行的「右腦革命」、「情緒商數(EQ)」還有大前研一的「OFF學」等理論,乃至於日本「講談社」去年的新書「鄰居的小孩是怎麼進東大的?」--提倡養育身心健全兒童的家庭教育,算是一個小小的平衡點。

 

神童常會詛咒遺傳,因為巨大的天賦伴隨的是更巨大的成人期望。教育是複雜的非生産事業,無法按照一定的標準複製,人更非物件,需要因材施教。有非凡能力的天才也需要一個成長過程,所謂的神童教育常是拔苗助長的摧殘式教育。「神童情結」總讓一些教育者在神童身上施以旁門,不管如何定要把他弄成「傑出人士」。但名師不一定就出高徒,而「傑出人士」從小就是神童者幾希也。當「神童教育」順性而為時,則神童應當比常人更容易成爲「傑出人士」;但神童的下場多是慘烈的,其中更不乏許多小說家喜愛的創作題材。然而,一個人一定要成為「傑出人士」,對社會有所貢獻,才是有價值、沒有浪費上帝所賜予的天份嗎?

 

「想飛的鋼琴少年」描寫一位天才少年維特(Vitus)的故事,電影分為六歲和十二歲兩個階段,六歲的維特已經各方面展現才華,他的智商高達一百八,當其他孩子還在唱著兒歌、哭著找娘的時候,他已經倘佯在百科全書裡自得其樂地找尋知識了。維特活脫像個小大人,卻也注定要走上不同常人的孤高道路。母親殷殷期盼他專心練琴成為鋼琴大師,不斷為他找尋合適的指導老師並跳級就讀中學,最後自己還辭去工作兼任褓姆,維特成長的時間過程被迫提早。他最好的朋友是自在順命的爺爺跟13歲的兼職褓姆伊莎貝拉。爺爺以飛行之夢和隨口說出的人生哲理,在小維特心中播下夢想的種子,當維特在草地上試著爺爺幫他做的翅膀時,是他生命中最初始的感人樂章。

但天才多半是匹野馬,在母親的緊迫盯人之下,十二歲的維特開始想要反抗,不願任憑父母親擺布,在一個大雷雨夜,維特穿上爺爺打造的翅膀,從陽台一躍而下,從此維特彈琴變得呆滯,智力測驗也從180滑落成120,天才不再的他因此有了喘息的空間,慢慢重拾「正常人」的家庭與學校生活。但望子成龍的母親失落莫名,感嘆白費力氣六年。直到某天,維特在CD店中帶回一張鋼琴專輯,到爺爺家播放之後(巴哈《郭德堡變奏曲》),喚醒了天才塵封的音樂記憶。原來維特騙過了所有人,他想要裝傻逃離一切。當維特找到了自己彈琴的衝動之後,他有計畫地將爺爺僅有的財產放入股市操盤,把錢翻了幾翻,不僅實現了爺爺開飛機的夢想,更在父親事業有危難的關鍵時刻發揮了關鍵作用。電影最後,維特終於在舞台上為自己彈奏生命的樂章!

我覺得本片中有許多值得令人咀嚼深思的哲理,頗負盛名的女鋼琴家說:「全心全意有想要彈琴的衝動,琴才會彈得好。」這就像說如果我們看完一齣電影,沒有寫影評的衝動的話,就不必為了寫影評而寫;爺爺告訴維特「如果你想要得到什麼東西,你就必須先學會捨棄」,還有它的遺書當中提及「如果不是你們夫婦倆感情那麼彌堅,教養不出這樣優秀健全的小孩!」這些都是彌足珍貴的人生哲理。而維特與同學騎著單車在空地上交錯畫圓、兩人耳機傳開來格格不入音樂類型的那幕戲,標示著天才畢竟不同於常人,它必須自己去找到適合自身生命軌跡的道路。是要堅持天才少年的人生,還是捨棄成為凡人?而天才做出的選擇,不但要先過自己這一關,也要能闖過命運這一難關。

天才和英雄人物的誕生,有著許多非理性的因素起作用,例如時勢。若按照某種既定的模式是培育不出天才的,若父母乃至社會能提供一種自由發展的氛圍,使人的才能得到多樣性的萌生和發展,應該更可能誕生奇才。而神童的超常智力,往往也成爲他們社交生活中意想不到的障礙,儘管他們的智商很高,但心理上往往未發展到成熟的階段(例如片中維特對伊莎貝拉示愛的橋段)。他們強烈的求知欲以及與衆不同的處世方式常讓人感到「咄咄逼人」或「不講道理」,因此天才教育更不應該跼限於智力的培養,而應該是全人的發展和培養,尤其是人格和創造力的培養。

六十多歲的瑞士導演佛瑞迪穆勒(Fredi M. Murer)構思本片劇本長達廿年,除了敘事流暢、溫馨幽默之外,還表達出對童年時光珍惜及古典音樂的熱愛,並探討如何保護孩子的潛能。飾演12歲維特的年輕小演員泰歐蓋爾基( Teo Gheorghiu ) 可說是本片的王牌,不論演技或琴藝都高超過人。他會說五種語言,九歲進入瑞士音樂名校就讀,除了音樂之外,他也喜歡數學,並熱愛足球運動。讓人很好奇想了解他真實人生的父母怎麼栽培他。而前兩年在「帝國毀滅」裡飾演希特勒唯妙唯肖的瑞士影帝布魯諾甘茲 ( Bruno Ganz ) 飾演維特的爺爺,在歷經風霜的外表下,保有一顆童稚之心,襯起了整部戲的核心價值,與小維特默契極佳的互動與情感交流,渲染了導演所要表達的深層情感。

岔開話題順便一提,去年我出差大陸時,蒐羅了一部韓國電影「為了霍洛維茲」,鋼琴神童尹京民隨著樂團回到韓國演奏的曲子,選的是《拉赫曼尼諾夫No.2鋼琴協奏曲》,而片中的小神童也是由現實生活中的鋼琴神童擔綱演出以求逼真,是另一部值得推薦觀賞的音樂勵志片。《鄰居的小孩是怎麼進東大的?》這本書,更顛覆了許多舊觀念,對許多「直昇機父母」當頭棒喝。原來許多東大生的父母從來不命令小孩念書,他們的共同特點不是高智商與補習,而是每天吃早餐、父親會回家吃飯跟幫忙做家事、不曾考私立小學、家長喜歡與孩子交談等等。

反觀台灣的電視奶粉廣告裡,有兩歲半的孩子會心算三位數的加減,搞得一些媽媽憂心忡忡。於是有錢的將孩子送去貴族學校讀書,沒錢的自己在家猛K。現在的孩子從兩三歲開始,就馬不停蹄地「被教育、再教育」,不停地往上撐,直到撐不住的那一天,在其間孩子的心靈受到的扭曲與折磨,是很難撫平的。我自己對於孩子只期望她快樂而平凡,我能給她的是幫助她找到自己的興趣。學校的教育因著先天的限制,偏重於智育的教導,因此家庭教育更必須去注重人格特質的培育以求平衡。就算父母勉強孩子,幫助他擠上不屬於他能力的那一階層,他只能從此耗盡自己所有的時間,以努力跟上別人,一輩子辛苦地活著!

本片過於正面完美的結局多少令人有種「宣揚神童」的感覺,假若片子能在維特飛上天空那刻做結束,會留有更多令人想像的空間。但本片詩意輕盈的敘事角度,輔以充滿想像力的有趣情節,加上優美琴聲、環境的背景,巧妙地將神童渴望平凡人生的感動傳達給觀眾,仍值得我們豎起大拇指推薦大家進戲院觀賞。

「每個大人都曾經是小孩,雖然只有少數人記得。」 —《小王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